178首页  > DOTA2  > DAC趣文战报:暴走起太子事败 圣剑出强敌授首

DAC趣文战报:暴走起太子事败 圣剑出强敌授首

DOTA2 NGA 2015-02-13 16:17:57

>>DOTA2亚洲邀请赛178专题报道<<

        还记得TI4期间的趣文战报么?NGA文豪黎明使者田鼠的作品《DK速推多杂技 C9大控成笑谈》成为了许多玩家心目中的经典。亚洲邀请赛之后,文豪再度出山,《暴走起太子事败 圣剑出强敌授首》一文送上,趣解亚洲邀请赛期间小组赛BG圣剑惊天翻盘VG的比赛(比赛视频回顾)。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出处 点击进入原帖参与讨论】

  魔都 太子行宫

  屋内一黄衫男子昂然立于落地窗前,俯瞰魔都夜景,手中酒杯轻轻摇曳,优雅从容,右手柔顺的指向书架,一招隔空取物,一张《命运》就放在唱机之上。男子随乐曲起而闭目低吟,微微颔首,忽见一人,身形巨大,立于阶下。

  “冰元帅,来了为何不通秉一声?”男子笑道。

  “微臣不敢打扰太子雅兴。”巨人拱手,也不下拜。

  “可知今日召你前来,所谓何事?”太子将杯中酒一饮而尽,背手望向窗外。

  “微臣只听说,今日要与B皇兵戎相见。”冰元帅非中土人士,大凡朝中礼仪,名讳禁忌,盖不遵守,言行举止更有些癫狂。前日与国土军师共赴清池沐浴,归来时竟与路人大谈国土军师器大雄伟,甘拜下风,端的是满朝皆惊。但其大才无双,且大是大非之前,他自有计较,故无论B皇与太子,都格外器重。

  此时,包学士,黑将军,芬太傅已到。太子见众将齐备,便坐于龙椅之上,众人神色惊愕,呆立当场。太子招手让众人坐下,道:“诸位大才,我太子府怕是容不下各位了,列位请看,八师傅无尺寸之功,封为八贤王;白将军弃我而去,受封怒吼天尊华莱士周三买一送一马当先拉谁说话大司马。而诸位,随我监国护家,夙兴夜寐,内除奸佞,外斩强敌,却不得封侯拜相,是何道理?故我今日,打算兵谏父皇,劝其禅位。此非为我一人之私,是为各位前程,万民福祉,天下公道。”

  芬太傅抢前一步,拜于地下:“太子监国护国,劳苦功高,攘外安内,四海归心。此次魔都大战,万众瞩目,正是扬威天下之时,天时地利人和汇聚,此时不举事,错失良机矣。”

  包学士亦半跪于前:“吾皇式微,内不能服众,外不能御敌,太子为天下苍生计,先礼后兵,顺势而为,统领万民,齐心以抗外侮,实乃万全之策。太子只管向前,微臣愿尽绵薄之力。”

  冰元帅沉吟道:“吾虽非中土人士,但素知起大事者,必名正言顺,不知太子此次师出何名?”

  太子笑曰:“此事易耳,EG来犯,父皇整军备战,对外便说是太子府与禁军操练,吾皇负伤,身染沉疴,禅位于我。”

  众人皆拜服于地:“太子深谋远虑,吾等不及。”唯有黑将军,一脸疑惑,呆立不动。黑将军人称DOTA白求恩,不远万里,横跨欧亚投至太子门下,骁勇善战,唯一不足,乃不通国语。

  芬太傅皱眉道:“黑将军可有疑虑?”

  “BIG HIM or BEAT HIM,just this(大他还是打他,就这个问题)”“BEAT HIM。”“OK。”

  “时候不早了,诸位回去准备吧。”太子看着窗外,魔都的雾霾突然散开,像是早晨旭日初升之时,但已是正午时分了。

  “是,太子殿下。”众人正欲告退,却被太子叫住:“今日之后,要叫陛下。”

  话分两头说,原来Ti4之后,神器更迭,8师傅率队问鼎,悄然隐退,来投B皇,B皇感其诚,封为八贤王。而前太子塞拉摄于太子之威,夤夜出逃,B皇爱子心切,分派冰元帅与鸭司令辅佐二子。一时间帐下将才凋零,得幸八贤王于行伍之间,拔擢一将,赞其能可与冰元帅一较高下,此将亦兢兢业业,在国土军师的苦心教导之下,多次护驾有功,B皇赐名二冰,授辅国将军衔。前太子府太傅白帆与B皇情同兄弟,见B皇帐下空虚,亦弃太子而来,B皇为之动容,特封为怒吼天尊华莱士周三汉堡买一送一马当先拉谁说话大司马,跳刀入殿,泉水行走。

  却说太子起事,早有人报入宫中,B皇升帐点将,却不见八贤王。便询问二冰将军。

  答曰:“昨日连番大战,八贤王身心俱疲,路见一店,上书《休闲按摩》,便去了,之后即不得见他。”正说间,八贤王匆匆赶来,衣衫不整,睡眼惺忪,拜于阶下:“吾皇有急事相商,老臣不能及时赶到,望乞恕罪。”

  B皇为人谦和,竟不动怒,端坐殿上,轻抚椅把,神色竟有几分戏谑:“八贤王,我道你是多朝老臣,怎不知我朝律例,在职文武官员,不得招妓宿娼?”

  八贤王听闻,慌忙拜伏于地:“吾皇圣明,老臣久疏战阵,连日征战颇有些疲惫,昨日路遇岭南(注:岭南就是广东地区)异人,乃大家高人,一手按摩拳法实乃保境安民,健体强身之神器,人称大保健!断不是去什么烟花柳巷之地啊。”

  B皇大笑不止,见国土军师与白司马皆有不悦之色,挥手止之。转向八贤王说道:“无妨无妨,八贤王快快请起。只是不知我云贵风情,比这岭南佳丽,孰高孰低?”

  八贤王面色稍解,沉思半晌,慢声道:“我天朝先烈太祖有云,无察不得妄言。陛下日后若是临幸云贵,寻访民间,务必携老臣同行,到时老臣自有比较。”

  一时间帐内气氛欢乐,独有国土军师深锁眉间,轻声叹气。“大敌当前,吾皇需细思退敌之策啊。”

  “敌?何人是敌啊?”B皇笑道,“朕大皇子,天资无匹,但懈怠成性,但做一安乐公足矣,故此前吾等卖其一阵;今太子则不然,就是朕将这皇位给他,他亦不会欣然纳之,军师可知太子府牌匾VICI之意?”

  国土军师略一细思,倒吸凉气:“原来太子谋反,早有深意!VICI乃西方先贤凯撒公名言,意为我征服。”

  B皇颔首,笑道:“这便是了。小时此子就非要从辅助打起,犹如吾初期之时。根基沉稳,目光远大,恃才傲物,心比天高,他要的东西,一定会自己亲手来拿。吾等若像对阵大皇子那样卖此一阵,他定有被羞辱之感。”

  B皇又道:“父母之爱子,必为之计深远。大皇子但求安逸,则让其远离有实力问鼎之师以避祸,太子他日定为我天朝DOTA执剑之人,需多加历练,总之各位,此战决不可懈怠!”说完闭目沉思,脑海中却尽是与三皇子天伦之乐的场面:稚嫩的笑容,和他兴奋过头的声音“父皇父皇!我又打爆对面中单了!”“乖,下次教教父皇咯。”

  突然间,宫外喊声震天,鼓点连连。白司马起身说道:“必是太子到了,微臣先行一步去准备。”

  B皇点头示意:去吧,难度莫要过高。白司马以眼色回之:吾皇宽心。

178游戏网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