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面者联盟:来自新加坡电竞的Faceless战队

作者:Creep 来源:CNET 发布时间:2016-11-06 11:55:28 进入论坛

RPG TI6 视频

  Faceless是本次秋季赛东南亚赛区预选赛中首支出线的队伍,号称东南亚鱼塘新霸主,在即将到来的波士顿Major,这是一支不容忽视的力量。

  【766APP原创翻译内容,译者Greep,欢迎转载但必须保留本行,违者必究】

无面者联盟:新加坡电竞的新“面”孔

  一个仅仅成立不到一个月的新加坡战队将如何在赛场上扬名立万?与CNET的记者一同见证,Team Faceless赢下一个价值三百万美元的DOTA2冠军的计划吧。

  无面者来袭!

  在这样一个阳光明媚的海岛国家,想要靠打游戏来谋生似乎只是一些傻瓜的白日梦。然而,五名DOTA2职业选手却正在逐步实现这个梦想。

  Team Faceless是一个新加坡战队,他们活跃于V社的多人对战游戏DOTA2中。虽然整个队伍才仅仅成立一个月,但他们已经在波士顿Major东南亚赛区预选赛中完成了一波摧枯拉朽般的胜利,并且获得了参加12月3日到12月10日正赛阶段比赛的资格。

  Team Faceless参加的这个波士顿Major,总奖金池高达三百万美金,最后的胜利者也将把110万美金收入囊中。然而即便是第一轮就出局的“鱼苗”,也能拿到三万美金的低保。不过对于Team Faceless来说,“吃低保”并不是值得考虑的选项。

  与其他老牌战队不同,Team Faceless并没有赞助商。他们的房租与伙食费都由队长,远古大神Daryl三冰Koh提供。这将持续到队伍从比赛中赢得奖金为止。

  三冰在过去的三年中一直效力于中国的大牌俱乐部,譬如Ehome、VG。他已经在电子竞技生涯中收获了超过一百万美元的报酬——这还没有包括他与火猫TV签约后的直播费用。再拥有了这一切后,三冰本来可以舒舒服服地退休了,但是他并没有那么做。

  除了三冰之外,Team Faceless的其他四名选手分别是:德国人Black、新加坡人Wong "NutZ" Jeng Yih与Toh "xy-" Wai Hong,以及泰国人Anucha"Jabz" Jirawong。

  “我是队伍里唯一一个拿过高额奖金的人,其他人和我相比确实显得有些寒酸,特别是Jabz。所以我们特别想为Jabz拿下一个冠军。”三冰说。

  虽然DOTA2并不是世界上玩家人数最多的游戏(在六月份,DOTA2有1300W注册玩家,而英雄联盟则有1亿玩家),但DOTA2比赛的奖金却非常丰厚。它的年度总冠军赛——也就是国际邀请赛,是电子竞技有史以来奖金池最高的赛事。譬如在2016年,因为众筹系统的巨大收益,虽然起始奖金只有160万美元,但在游戏社区介入后,国际邀请赛的总奖金池最终累计到了2070万美元。来自中国的Wings战队拿下了910万美元的奖金,这也使得Wings战队的五名成员成为了有史以来收入最高的电子竞技选手。

  战队,就是我的家

无面者联盟:新加坡电竞的新“面”孔

  对于18岁的Jirawong(Jabz)来说,为了加入一个新的战队从泰国老家搬到新加坡,更像是一次赌博。英语并不是他的母语,然而他已经可以用英语和队友进行交流。虽然Jabz是队伍中最年轻的一名队员,但他却肩负着巨大的责任。首先,他在游戏中担任技术要求最高,并且在前期对抗中最为关键的中单位置;其次,他也是队伍的BP手。

  在每一场DOTA2比赛开打前,都会有一个BP的环节。对战的双方需要根据自己的战略蓝图,在112个英雄中进行选择。一个错误的选择一旦被对手发现将会使比赛陷入灾难,而正确的选择则能带领队伍取得胜利。

  “Jabz观看了许多其他地区的比赛,同时也从路人局中汲取经验,并试图在日常训练中复制这些战略。”三冰说,“尽管我们都会在BP中谨言献策,但Jabz是最终做决定的那个人”。

  如果有什么是Jabz怀念的,那就只剩泰国菜了,他觉得新加坡的东西不是很适合自己的胃口。“太淡了。”这可能是那些害羞的电竞选手面对镜头最常见的一个回答吧。

  Black的新征程

无面者联盟:新加坡电竞的新“面”孔

  与Jabz不同,Black可不喜欢一直呆在家里,他仅仅在09年刚刚开始打职业的时候回家呆过六个月。而在过去的几年中,Black将他的游戏天赋带往世界各地,从中国到韩国,从美国到马来西亚,现在则是在新加坡。他觉得新加坡的气候更加宜人。

  “我根本不在乎我到底去哪里打职业,我只是想抓住那些能够提升技能并且实现目标的机会。”Black说,“至于这次选择了新加坡,并没有一个特别的理由吧。”

  虽然对于一个电子竞技俱乐部来说,仅仅是在网上碰面就已经能满足日常的训练,但是把五个人聚集在同一个屋檐下,更容易建立起友谊与纪律。对于NutZ而言,现在的情况比他效力于韩国队MVP时好了不少。

  “当时一个房子里面要住16个人,经常会有6个人睡在同一个房间里”,他说道。与当时的情况相比,Team Faceless的基地有四层楼高,并且门口还有一个游泳池。他们的设备从电脑到椅子,都来自当地的赞助商Aftershock与Secretlab。

  从每天下午的2点到晚上9点,Team Faceless会接四次与其他队伍的训练赛。他们有一张严格的训练日程表,通常也别称作“集训”。

  对于Team Faceless来说,他们每天都会和新加坡的其他战队打训练赛,如果网络情况稳定,他们也会和一些中国队伍训练。在高延迟的情况下,因为用户发送给服务器的内容容易丢包,所以和中国队训练是一件麻烦的事情。对于一款全球性的竞技游戏来说,无论是一个差的路由器,还是中国的防火墙,都会造成一些问题。

  在训练结束后,每个选手都会单独观看录像,并且试图找出在刚刚结束的一场游戏中,他们有哪些地方打得不错,哪些地方犯了错误。这种事似乎显得有些乏味和枯燥。

  三冰:直播将毁灭中国DOTA职业

无面者联盟:新加坡电竞的新“面”孔

  除了日常的训练之外,很多职业选手会在像Twitch和Azubu这样的直播平台上开一个自己的个人直播。但他们的直播收入和中国的直播平台给的钱相比依然不再一个数量级上。

  在中国,一份直播合同通常是每个月直播90个小时,然后就能拿50万美元。具体的价格或许也和直播的选手有关,但这可比打联赛拿到的奖金高多了。虽然直播所带来的报酬如此丰厚,但有些人却觉得这正在逐渐毁灭中国的职业环境。

  “直播会毁了他们的职业生涯,因为他们把直播看的比训练还重要。”在中国有三年职业经历的三冰说道,“直播给的钱太多了,比打比赛赚钱多了,多十倍还不止。”

  他补充道,“即便你是一个顶级选手,你也不可能年年都拿TI冠军。但如果你是一个顶级的主播,直播平台将给你两倍于奖金的薪水。在中国,超过50万美元的合同都是非常常见的。Twitch可能给的报酬少一些,但这也取决于你花多长时间在直播上。”

  胜利,或者…

无面者联盟:新加坡电竞的新“面”孔

  对于Team Faceless来说,这次的16连胜也仅仅是暂时的,失败并不是他们所惧怕的东西。因为他们知道,什么时候输比赛,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我们不断互相告诫,我们不能对连胜感到压力。因为当你在打一个BO3的时候,这么想就很容易输掉整个比赛。”Black说。他随后又补充道,“输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在学习东西的过程中时有发生。所以,我觉得即便是输掉了比赛,你也不能对自己发脾气。如果你还没有输的话,就把这个当做是一个成就。即便是最好的队伍,也会在一个联赛上输掉几局的。”

  为了在12月波士顿Major前找到一点线下赛的感觉,Team Faceless会参加这个月位于洛杉矶的一个价值10万美元的比赛,也就是TS系列赛。这个系列赛汇聚了世界上许多的顶级队伍,他们也都会参加不久之后的波士顿Major。

  “我觉得无论是TS6还是Major,我们都不会对自己的成绩有太高的期待。因为我们才仅仅成立一两个月,对于我们现在的成绩已经非常惊讶。打进Major前三对于我们来说已经够好了,至于Major前六或者前八都是可以接受的成绩。”三冰说,“当然,也许我们会像Wings一样一路高歌猛进,也许我们会一轮游。没有什么其他的想法了,我们只想做到最好。”

更多TI66.88版本视频,关注http://dota2.178.com

766APP强势上线!数据游戏!这很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