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超人蛙:俱乐部不容易 选手要珍惜职业生涯

作者:尼博 来源:电子竞技 发布时间:2016-11-14 14:10:18 进入论坛

RPG TI6 视频

  最近相关媒体采访了LGD俱乐部的超人蛙,听听他入行4年来从领队到经理的一路心声吧。

  在LGD四年的时间,超人蛙从领队变成了经理。站在更高的位置上,他也感受到了做俱乐部的不易。一篇专访,超人蛙讲述了自己和LGD的故事。

  “领队的工作让我学到很多”2012年,大四还没毕业的超人蛙在Yao的推荐下来到了LGD。虽然做的是领队的工作,但正是这些最普通的工作,让超人蛙对俱乐部有了更深刻的了解。在担任领队期间,最让他头疼的就是当工作和感情夹杂在一起时,会出现很多问题。甚至因为这些问题,还导致了他第一次离开了LGD。

Q:选手在进入这个行业时,大多是因为梦想和对冠军的渴望,作为LGD的经理,你最初是怎么进入这个行业的?
超人蛙:我和Yao是初高中同学,看着他从一个普通玩家慢慢变成职业选手。他成为选手后我也经常会去看他的比赛,慢慢地发觉自己也很热爱这个东西,也想投身到这个行业中来。TI2之后,LGD正好更换了领队,而且也要组建LGD.int,需要一个包括英文还有各方面能力都不错的领队,我就毛遂自荐了,Yao也帮我推荐了一下,和Ruru见了一面就来了。
Q:最初你在LGD担任领队,当时都负责什么?和自己的预期是否相同?
超人蛙:和预期还是有落差的,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当公事和私事交织在一起的时候会遇到一些问题。我和LGD的几个队员私下关系很不错,来之前就已经认识几年了,但这个问题一直很困扰我,私下关系很好的朋友和兄弟,为什么不能一起做生意或者共事?因为你真正遇到工作上的问题,会很容易把私人感情带进去,这也是我当时在工作上比较大的问题。 另一方面我是独生子,成长环境没什么忧虑,很少会去照顾其他人。当时年纪也不大,不太懂事,生活自理能力也没有那么好,所以之后就遇到很多问题。比如连最基本的电费我都不会交,因为这件事我心里其实也还是挺自责的,连这种小事都办不好,很多这样的问题。 当时日常的工作包括接队,跟队员沟通要什么样的队来练。再一个就是和赛事方沟通安排赛程,当时也有ACE联盟,但没现在细化的这么好,很多线上赛的赛程还需要我们自己去沟通。包括媒体,媒体的采访稿是需要我去审核的,有什么不当言论我需要提出来。因为当时是两个队伍,所以工作量其实还挺大的,10个队员和我住在一起,每天的生活都挺充实的。再有就是和队员出去打比赛,2013年正好是中国DOTA2的一个低谷期,去国外打比赛的机会很少,基本都是国内的比赛。让我印象特别深的是有一个礼拜,打DSL,比赛在上海,我们在杭州,我带着两个队的10个队员一周内在杭州和上海往返了4次,当天去第二天回,再去再回,那种疲惫感是前所未有的,真的非常累。但这些工作真的让我学会了很多,对俱乐部层面最基本的了解,这些东西对我以后的工作有着很大的帮助。
Q:工作和感情夹杂在一起时遇到过哪些问题?
超人蛙:TI3小组赛第一天,我们战绩一般,xiao8让我下录像,他们要看。当时正好下一个对手有比赛,我就看他们比赛,出来之后xiao8就问我,录像下好了没有,我说忘了,我在看你们下个对手的比赛,还跟他们说了对手选了什么阵容,什么战术。结果xiao8就很生气,说我让你做的事你为什么不做,我不需要你当教练。其实当时我很不理解,也很生气,为什么我好心好意想帮助你,你还那么生气,下录像也用不了多久,也没那么影响。不过后来想了想,还是很理解的,之后也和xiao8聊起过那件事,也聊开了,类似这样的例子很多。说简单点还是当时自己不够专业吧,后来离开LGD也是因为觉得自己还需要锻炼一下,怕再这样下去会影响朋友之间的关系。

  “俱乐部才是核心”在超人蛙看来,俱乐部时电竞行业的中心,没有了俱乐部,就什么都没有了。但是如今有很多的时候,选手会主导俱乐部,而不是俱乐部主导选手,超人蛙说:“我们做的这些事也是很吃力不讨好的事,但还是要坚持。”

  

Q:那是你第一次接触电竞相关的工作,那段经历让你对电竞有更深的了解了?
超人蛙:对,整个电竞圈的中心就是俱乐部,没有俱乐部什么也没有,赛事不用做了,媒体也不用做了,什么都没有了,所以我觉得俱乐部其实才是最核心的。我们做的这些事也是很吃力不讨好的事,但还是要坚持吧。Ruru一直在鼓励我们,她是一个我很敬佩,很尊敬的人。作为一个女人这么多年能坚持下来,还有那么多绯言绯语,真的很不容易。
Q:但现在可能有些时候,是选手主导俱乐部,而不是俱乐部主导选手。
超人蛙:对,我觉得这是件很不公平的事。如果现在有任何一个选手和俱乐部对立,先不说真相是怎样的,绝大多数水友第一时间是站在选手那边的。不管是什么事,多大的事,只要有选手站出来,一定都是这样的。我觉得这对俱乐部来说是一件非常伤的事,俱乐部为选手提供了保障,提供了优越的训练环境,提供了薪水,提供了他们去追求梦想的一切前提条件,但在遇到一些利益问题的时候,甚至不占理的时候出来跟俱乐部对抗,但言论还是会一边倒向选手那一方,不特指某件,只是说整体而言。作为俱乐部的管理者和参与者来说,那种心里的落差感和受到的伤害真的很大。
Q:什么原因造成了这样的情况?
超人蛙:就拿足球来说,C罗的粉丝很多,但是他比不过皇马。因为俱乐部沉淀更深,历史也更悠久,就算你是超级巨星,但你还是比不过一个历史百年的俱乐部。但对于电竞俱乐部就不是这样了,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俱乐部一直在做,但选手的生涯就这么几年。很多DOTA的玩家他们的年龄已经到了20多岁了,现在很多的年轻选手他们已经不再认识,他们认识更多的是那些年长的选手,当这些年长的选手出来和俱乐部对立的时候,更多的是会出现支持选手的情况,会下意识认为选手是受害者。我觉得腾讯对英雄联盟选手的约束和管理就非常严格,任何英雄联盟选手不会做任何这样的事情,因为他们的规章制度已经非常的完善了,不会允许发生这些违规的事情。我觉得DOTA2目前还是缺乏一个官方的机构,Valve不愿意做这些,ACE联盟说到底,也没有官方的背景,他们也是干着吃力不讨好的活,没人理解没人尊重。

  “转会期是最大的考验”在英国读了一年研究生毕业回国后,超人蛙回到了LGD。再次加入LGD,他的身份也从领队变成了经理。2015年2月,超人蛙迎来了作为经理之后的第一个转会期,其中关于xiao8的转会谈判,让他一直到现在都记忆犹新。

Q:回到LGD之后你的身份从领队变成了经理,回来之后有什么不同的感受?
超人蛙:从领队变成经理,看的东西要更大更宏观一些,俱乐部的运营,财务的开销,都要看。之前做领队不用考虑这些,不管干什么直接找老板要就行,但作为经理,这些东西都要考虑进去。另外也不只是管DOTA了,LOL也要负责。当时我们LOL分部属于上升期,2015年夏季赛拿了冠军,也算是到了一个巅峰。

  

Q:工作内容方面呢?
超人蛙:平时都是一些日常的工作,看看周报,跟老板汇报情况。主要是到了转会期,2015年2月是我操作的第一个转会期,我印象特别深。当时是Maybe回归,xiao8回归,童军杰过来,那次转会期是我职业生涯到现在最大的一次考验。当时xiao8那笔转会非常复杂,进展非常慢,一直到转会期截止前一天才定下来,对方俱乐部如果不松口我就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几个队员一直跟我说要挂机了,挂四个月机了,因为没其他选择了,所以xiao8让所有人都提着心在等着。不过经历过那次转会期也给我之后提了个醒,确实不能让自己太被动。
Q:转会期很是大家很关注的事情,也是很神秘的。作为操作者,你眼中的转会期是什么样的?
超人蛙:转会期开始前,我们会跟核心队员去沟通,看看他对阵容有什么想法。选手有自己的想法,管理包括老板也都会有自己的想法,大家一起沟通之后,如果觉得有位置确实需要调整,我们就会通知当事人,告知他我们可能会对你进行调整。这样是比较合适的方式,因为你不能让要被调整的选手太被动,不能真的像NBA一样,今天还好好的明天就打电话通知你,你去哪队了。我们的转会还是很人性化的,如果选手很拒绝,我们也不好勉强他去做这样的选择。 举个例子,比如某个队给A选手出了很合适的价钱,但如果他不想去,我们也不会逼着他去,但这样的情况就会很僵。所以我们就会通知选手,并且允许他去接触其他的队伍,如果没有我们的允许他是不能私下接触其他队伍的,因为这是违反转会规定的。同时我们会把A选手挂牌,邮件通知所有俱乐部经理A选手有意向转会,接下来就是跟其他俱乐部经理谈判。 如果确定要换A选手之后,我们对他这个位置也会有选择的排列。2015年初的转会,我们在3号位上有7个选择,xiao8是第一选择,但最初被拒绝之后,我们开始和另外6个人谈,但那么多人里我们也觉得只有一个是合适的,所以当时的情况真的是很被动,最后连那个唯一的选项也确定了去处,当时是没有退路了,只能xiao8。

  “选手要赚钱,以后有的是机会”直播平台的兴起,让选手有了更多赚钱的机会。“之前选手唯一的出路就是拿冠军,但现在不一样了,只要我有人气,有话题,我都不说打得好,只要有人关心,他就有大笔的直播费用。一年的直播可能比打几年的职业赚的都多,这是一件很畸形的事。”超人蛙说。“有时候我很纳闷,职业选手的生涯只有几年的时间,为什么不好好珍惜,以后有的是时间让你赚钱。”

  

Q:在LGD这么长时间,你觉得无论是工作上还是生活上,你给队伍带来了哪些帮助?
超人蛙:我就不说自己是暖男了,这个词用童军杰身上比较合适(笑)。我是90年的,相对于选手来说算他们大哥哥了,比他们成熟一点。有个队员来LGD的时候刚成年,那时他连点外卖都不会,买袜子也不知道去哪买,生活自己能力特别差。我们可以帮他去做,但不能永远帮他做。特别是到了我这个位置,我跟领队说,你不能太惯着他们,他们还要进入社会面对生活,不能什么都帮他做了。我们该做的事,一个都不能少,但也要锻炼他们。 再一个就是在金钱的使用和管理上,现在的赛事奖金也好,直播平台给的费用都不低了,这么一大笔钱忽然到了这些20出头的年轻人手上,会有很多的诱惑,我怕他们走弯路。当时CDEC打完TI5,每个人大概拿了300万,打完比赛当天晚上我给他们开了个会,第一句话是恭喜大家拿到本届比赛的亚军,第二句话是我希望大家能好好处理自己的这笔奖金,因为这可能是你们人生道理上最重要的一笔钱,在你们这个年纪能有这样一笔收入是非常可观的。不管是交给你们父母,还是你给存起来,还是投资买房,都行,我只希望你们别乱花掉。当时是开的一个总结会,但这是我的开场白,我觉得身份转换之后,这些方面是我需要去多注意的东西。
Q:就像你说的,现在赛事奖金、直播的钱都很多,这么多的钱会不会让选手膨胀?
超人蛙:这是我们俱乐部现在遇到的一个很大的问题,直播平台的进驻带来了很多资本的关注,这就导致直播平台有钱砸选手。之前选手唯一的出路就是拿冠军,但现在不一样了,只要我有人气,有话题,我都不说打得好,只要有人关心,他就有大笔的直播费用。一年的直播可能比打几年的职业赚的都多,这是一件很畸形的事,对于俱乐部来说,这是一件很值得思考的事。我们运营的难度越来越大,我们的开支在过去三年呈几何倍数增长,那也是为了去匹配选手在直播平台那边得到的身价。所以怎样让选手接受直播平台提供的高薪的同时,还能怀揣原来的梦想,这是最让我们耗费头脑的。
Q:在传统体育行业里,也有类似的情况。
超人蛙:C罗一年的广告费用也很高,他在皇马那里拿到的可能只有广告费用的几分之一。我们跟他的情况很像,选手在俱乐部拿到的薪水只有直播平台的几分之一,但人家的职业素养还是很高的,重心还是在足球上。这其实是一个很简单的道理,他知道这些东西全是足球带给他的,而且他也很热爱足球。现在的选手,有时我也很疑惑,他们没有足球运动员那么长的职业生涯,为什么不好好珍惜,以后有的是时间让你赚钱。

  “在这个位置,就要承受这个位置的一切”2016年,LGD经历了两次很大的舆论压力,作为俱乐部经理,超人蛙也承受了很大的压力。“我觉得作为一个从业者,无论是选手还是管理,这样的情况都是一定要面对的。因为作为公众人物,你一定会有你的责任和义务。既然你在这个位置上,你就要经历这个位置带给你所有的东西。”

  

Q:在LGD有4年的时间了,你也从领队变成了经理,这个过程中你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超人蛙:身边的很多朋友最开始都不理解我,包括父母,经过了这几年的时间,至少大家都知道了LGD,知道了电子竞技。我的父母也会看我们队的比赛,虽然他们看不太懂,但他们知道是要赢了还是输了。TI5的时候,决赛日他们全程都在守候,我觉得这一点给我的感触非常大。我期待有一天等到我们这一代都成家立业了,下一代到了咱们这个年纪会是什么样,我们能不能一家人像看足球篮球一样,一起看电竞的比赛。当时我在英国所在的城市有支英超球队叫赫尔城,那个气氛真的非常好,爸爸妈妈带着小孩看比赛,才3、4岁的小孩就去主场看比赛,我也希望有一天电竞能发展到有主客场,爸妈能带着孩子支持LGD,这是我想看到的东西。有人问过Sky,Sky说电竞要发展的更好,被大众认可还需要几十年,我乐观点说可能需要10年或者20年,等咱们这批人的小孩到了咱们这个岁数,可能我们就能看到这个画面了。
Q:你提到了希望电竞也有主客场制,你觉得电竞想要更好的发展,是需要更多的去学习和借鉴传统体育,还是走出一条自己的道路?
超人蛙:前一阵在电竞峰会上面,Zax提出了一个很有意思的观点,所有的电竞项目都有自己的爸爸,也就是厂商。LOL是腾讯,DOTA2是V社,暴雪也有自己的项目,这是和传统体育最大不同的地方。足球篮球的规则一直没怎么变,其他传统体育项目的规则也是不会变的,但电竞每个项目的寿命只有10年或者20年,当这些游戏需要 更新换代的时候,你怎么能让他得到延续,这是厂商需要去考虑的。对于我们这些从业者来说,肯定是要去学习传统体育的优秀案例的,比如欧冠转播费用的分成,网球四大满贯的赛事体系,包括厂商们也在学习这些案例。后面赛事越办越好了,一定是会有转播费用的,这才应该是俱乐部最核心的收入之一,但目前来看这部分我们还没有得到回报。等到能从这部分获得收益的时候,才是俱乐部可以绿色循环发展的时候。我觉得那个时候才可以真正算是电竞行业发展到了一个正规的时候,我觉得现在还都算是初期,俱乐部很吃力。
Q:吃力在哪些方面?
超人蛙:简单来说就是开支,99%的俱乐部都在亏损。虽然我们有支出也有收入,但一定是入不敷出的。最大的平衡点就是刚才我说的转播费用。
Q:回顾这一年,LGD在俱乐部层面承受了很大的舆论压力,包括Sylar的事和Maybe的事,这一年当中你的压力是不是也很大?
超人蛙:对。今年是我入行这几年来压力最大的一年。Sylar的事过去很久了,我们双方当事人也聊过了,我觉得过去了就没什么好说的了。但就像我刚才说的,当选手和俱乐部站到对立面的时候,舆论一定是一边倒偏向选手的,我觉得这对俱乐部不公平。而且Ruru作为一个女性,受到了很多人身攻击,我觉得这是很不可取的,希望大家在网络上能更理智。Maybe那件事,我扪心自问在处理上也没什么问题,我们俱乐部有一套自己的思路和办事的理念,我们自己培养出的选手是很不情愿给到其他队的,我肯定想打造属于LGD这个品牌的核心明星,我由衷的希望Maybe从LGD出道从LGD退役,就是这个道理。尤其是对于他这种级别的选手,对于整个队伍来说都是举足轻重的,所以为什么不放他走,这很简单。他自己其实也不是说一定要走,确实是某支队伍的人员配置除了他,另外四个人都不错,我也理解,但是作为选手,还在合同期内,职业操守还是要有的。我觉得这件事没什么好说的,只是看客们的猎奇心态,看热闹不嫌事大,所以我还是希望大家理智一些。那两段时间也是,连续两次都承受了比较大的压力,我爸妈也很担心我,问我会不会受不住,让我不要被这些言论影响。
Q:找你约这篇采访的时候,你说自己被黑的挺惨的,怕给我们招黑,现在想想,还会被那些言论影响吗?
超人蛙:我觉得作为一个从业者,无论是选手还是管理,这样的情况都是一定要面对的。因为作为公众人物,你一定会有你的责任和义务,同时也会有相应的压力。既然你在这个位置上,你就要经历这个位置带给你所有的东西。话说回来,我觉得我那条微博一点都没说错,首先我不会放他走,其次也确实有队来挖他。当时我真的不知道Maybe要走,也从来没人通知过我,突然有一天某个队的经理突然找我说Maybe想过来,我就懵了,我就发了微博。我的确是不知道啊,他们私下聊的我当然不知道了,但因为这事去投诉他,把事情闹大,我觉得也没必要,很多水友不理解,觉得我在搞事情,但我说的100%都是实话。如果让我再选一次,我可能就不会再出来说这些,因为原本电竞圈的转会相对来说是很保密的,我也想让关心我们的人知道进展,但没想到事与愿违,引发了那么大的副作用,我这个人也比较直,脾气也比较爆,遇到这种情况下一次我可能就不会再做出头鸟了。

  超人蛙的经历,是很多职业经理人的缩影。从俱乐部的运营到选手合同的谈判,都需要他们亲力亲为。取得成绩的时候,他们很难被记起,出现问题的时候,他们又常常被推到枪口上。或许就像超人蛙所说的,”费力不讨好“是当下俱乐部经理的写照。

更多TI66.88版本视频,关注http://dota2.178.com

766APP强势上线!数据游戏!这很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