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首页  > DOTA2  > 刀塔同人小说辉夜纪 守夜之殇第二章:有惊无险

刀塔同人小说辉夜纪 守夜之殇第二章:有惊无险

DOTA2 766APP 2016-12-20 16:29:42

  【766APP原创内容,作者杠上花,欢迎转载但必须保留此行,违者必究】

  人群越靠越近,脚步声也越来越大。

  正当斯温手足无措时,柒嘴唇微动对他低语:“左边的死胡同我打了个暗洞,穿过很快就到东巷。记得!靠着墙走,中间的路我放了很多铁钉。”

  斯温闻言看着柒,发现柒也看着他,眼睛闪亮,胸有成竹的模样。斯温心里有了底气,点头回应。三人一同后退,有意识的往左边的胡同靠近。

  众人看着柒三人走向死胡同,没有紧逼,孩子王说道:“嘿!还敢进死胡同?这次谁来救你们?嗯?”

  死胡同就在眼前,柒急语:“跑!”

  孩子王发现不对,带着一众小弟迅速上前,但是三人已隐于胡同的黑影里。

  “哎呦!”“啊!”最先冲进胡同的几人传来痛叫,剩下的人一阵心惊。

  黑灯瞎火的摸索片刻,才发现其中玄机。孩子王抬头一看,柒三人已经走过胡同一半,立马追赶。

  虽然柒留了暗洞又使了小手段,但是斯温的母亲已经病得意识模糊,加之柒斯温两人身体实在太瘦弱,速度远落后于追赶的众人。

  前方暗洞的轮廓已经清晰可见,但是后方的脚步声越来越紧,柒两人急得心脏都要跳出来了。五十米的胡同就是走不到尽头!

  十米,八米,六米......两米!一米!暗洞近在眼前!穿过去,龙入大海!

  “快!斯温,你先,准备把阿姨拉过去!”柒说不出的急促。

  斯温二话不说直接穿过,然后立马转身拉住母亲的双手配合柒一把就拉了过去。

  “柒!手,给我!”斯温大急。

  暗洞里伸出一只手,近在咫尺,就在斯温身前。可是斯温还来得及抓紧,手遽然缩回,似乎连最后一点光明也抓走。

  黑暗犹如巨兽血口大张,将斯温心底刚刚升起的一丝暖意蚕食殆尽,吞噬一切。

  墙的另一头爆发出的阵阵欣喜声。寂静一下子被打破,嘈杂了起来。

  “这么小?我还以为是个东巷的小头子,原来是个小虾米。”

  孩子王有点失望,同时,隔墙传来一阵闷哼与硬物击打的声音。

  “快快快,把他拖走,挡着老子的路!”

  “呀呵?一动不动的,这小子还挺倔啊?”

辉夜纪   守夜之殇   第二章:有惊无险

  斯温听着传来的声音,眼眶微红,心里一阵揪心。击打声越来越密,闷哼声越来越沉,脚步也越来越重。他不想抛下朋友独自逃生。

  似乎忍耐已经到了极限,柒终于还是忍不住张开了嘴发出无声的嘶哑,然后顿了顿,吐出三个字:“跑!母亲!”

  斯温心里一震,看了一下怀里的母亲,咬了咬牙。后方的斥骂声越来越大,但他已然转身离去,再不回头。

  皓月当空,微风轻拂,大概没有比这样的夜晚睡觉更舒服的事情了吧。

  孩子王缓缓收起猛砸下去的铁棍,看着地上的人影。一顿暴打过后,柒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似有不忍,似有欣赏,孩子王站着一动不动,久久未言语。

  过了片刻,有了决断,开口说道:“好小子,够义气!是条汉子!可今晚,你注定死在这里。只能怪你是东巷的人!规矩,不能乱!”说完,孩子王再次举起了铁棍,打算作最后一击。

  “嘿嘿......”

  恰好微风吹过一片云,将月色挡住。胡同里瞬间一片黑暗与沉寂,只有柒的冷笑回荡,本是清爽的微风却让众人鸡皮疙瘩顿起,一阵心悸。

  “笑什么?”

  “笑你们。”

  “凭什么?”

  “凭这个!”

  黑暗中众人完全看不清四周的情况,但是不知为何都下意识的察觉到柒举起了右手。他们吞了下口水,想知道到底是何物。

  风去风来,云聚云散。月光洒满胡同,众人又能视物。

  只见柒高举一个椭圆型鸡蛋大小的黑金属物,冰冷的质感,反射着幽光,正中央印刻着一轮火焰包围着的弯月。

  虽然众人茫然不知此为何物,但是心里不由升起一股寒意。只有孩子王似乎想起了什么,瞳孔不由一缩,指着柒手中的黑金属,慌道:“这是守夜骑士的......”

  “绽放吧!星落!”

  说完,柒用尽最后的力气将星落抛向了高空,闭上了眼睛。只听“咻”的一声,胡同里瞬间一阵惨叫与哀嚎,传得老远,整个南巷彻底沸腾了起来!

辉夜纪   守夜之殇   第二章:有惊无险

  破晓时分,月已落下,曙光隐约可见。影承废墟的人们早已醒来。

  此刻东巷的接头,两道人影格外引人瞩目。男孩搀扶着一位妇人行走着,漫无目的。

  男孩的身躯止不住颤抖,显然力竭,却坚持挺起胸膛。他抬头看向四周冷漠盯着他的人们,目光清澈又茫然。隔着老远,虽然细微,人们还是能听见他的自言自语:

  “母亲,我抛下他独自逃跑,到底是对还是不对?”

  “你时常教育我,好男儿,光明磊落,堂堂正正,立于天地,无愧于心。那么,我抛下朋友跑,肯定就是不对的。”

  “可是......如果我不跑,谁又来照顾你呢?一个是才认识一天的朋友,一个是生我养我的母亲,那么我跑,肯定又是对的。”

  “母亲,告诉我,我到底是对还是不对?母亲,醒一醒,告诉我......”

  四周的人们听着男孩神神叨叨的自语,远远观望着,没有动静,看着他们离去。

  虽说大半个时辰之前,男孩的背后就一片沸腾吵闹,但他丝毫不在意,进入了自己的世界与回忆。

  男孩从小就没了父亲,体弱多病,又因为肤色与四周的小孩不同,所以经常被嘲笑难以融入进去。他没有朋友,经常被欺负。有的时候,他委屈了,跑回去问母亲,父亲去哪了?为什么自己总是被欺负?母亲对此不答,只是教他做人的道理或者唱一首歌给他听。母亲的歌声很温暖动听,总是能安抚他受伤的心。歌词很奇怪,与男孩从小到大接触的语言不一样,他也没问,只是安静地听着然后睡去。

  孤独的生活伴随了男孩多年,没有朋友,没有欢笑,只有与母亲的依偎。本来,在他看来,他也许这辈子都没有朋友了。直到昨天,一个叫柒的男孩在他又要挨打时站了出来,解救了他,还要带着他和母亲去东巷过安稳一点的生活。在街头碰面的一瞬间,他的心底浮现出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他没有感受过,叫不出名字,甚至来不及和母亲分享,可就在刚刚不久,这种感觉又被人一下子夺走......

  “一天的朋友算是朋友?影承废墟有自己的生活法则,朋友又算什么?”

辉夜纪   守夜之殇   第二章:有惊无险

  男孩在心底这样安慰着自己。可不知道为什么,眼眶却格外酸楚,湿润起来。就这样,两人在东巷大街走着,遇到死胡同就掉头,遇到墙壁或左转或右转,无头苍蝇一般乱窜。

  走着走着,男孩踩中一块石头,一个踉跄,终于力竭扶不住母亲,两人一起跌倒。或许压抑得太久,男孩青筋暴起,格外愤怒,抓起地上的那块石头作势扔出。四周看起来有些眼熟,男孩举起石头细看,上面的血迹已干,隐有腥味。

  昨天晚上的事情忽然一下浮现在男孩脑海,如在眼前。

  “你叫什么名字?”“我叫柒。”“我去南巷帮你。”

  ......

  男孩再也憋不住,委屈伤心涌出,嗷嗷大哭起来。

  “喂,你哭个什么劲?”

  男孩听到熟悉的声音,眼泪一下止住,惊愕转过头。

  只见来人稚嫩的脸上血痕遍布,古铜色的皮肤青一块紫一块,头发乱糟糟搅做一团。

  “咦?你个瘟神,咋又不哭了?”

  最初的惊愕过后,斯温揉了揉眼确定来人,反应过来一下子从地上跳起,冲过去紧紧抱住柒,将脑袋埋入他的怀里。明明心里止不住的欢喜,却哭得比刚才更厉害了,带着哭腔嚷道:“柒!我以为你死了!”

  “哎哟,轻点轻点,疼!哎哟,你哭就哭嘛,别在我身上擦鼻涕啊!”

  柒骂骂咧咧,格外嫌弃无奈的样子,手却轻轻放在了斯温的头上。

  第一章:影承废墟

178游戏网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