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首页  > DOTA2  > 真实的CIS区:Fng采访(上篇)俄罗斯 婚姻和旧怨

真实的CIS区:Fng采访(上篇)俄罗斯 婚姻和旧怨

DOTA2 178dota2原创 2017-01-11 01:47:26

  178dota2原创内容,翻译作者GHE,欢迎转载但须保留此行

       文章下半部分链接:http://dota2.178.com/201701/278537333704.html

  俄罗斯网站最近对fng进行了采访,其中谈到了他自己的个人生活、在VP的经历和目前CIS区的形势。下面是原文第一部分的翻译。

  第一部分:俄罗斯,婚姻,旧怨

  问:你是什么时候从白俄罗斯移居到普希金诺(莫斯科附近的一个城镇)的?

  答:我八月开始搬家的,当时我正效力于Vega。我计划从明斯克搬到离莫斯科更近的地方已经很久了。我曾经多次提到过,这两个城市无法比较——明斯克平和而安静,莫斯科好多了。

  当我来到Vega时,我写信给CEO说我想搬到这里,他帮了我很多。当然这之中也有些困难:我在假期结束后八月来到这里,队伍基地离这里5公里远,所以我直接来到了这儿。然后我花了一些时间解决了大学的问题。我的想法是让我女朋友帮我收拾我在明斯克的东西然后寄给我,我最后也把这个事处理了。

  问:我没看到你的戒指

  答:说来话长。我知道你为什么问这个问题因为我在Ti5上战胜了秘密后承诺我会娶我女朋友。我们去了婚姻登记所,但发现有一个问题让我们没办法结婚。我不能告诉你这个问题是什么,但我们无能为力。不过我们现在还在开心地一起,迟早有一天我们会喜结连理的。

  问:白俄罗斯最好的Dota历史无疑是那支有着fng,Moonlight,chshrct,J4的PR。虽然你们可能输给任何一支队伍,但你们也能战胜Navi这样的巨人。你还和他们经常联系吗?

  答:呃……当你从队伍之间辗转之时,队员之间的关系基本就断了。电竞和友情无关,当然AF这样的例外存在,不过在2到3年前电竞产业商业化之后和前队友保持良好的关系就变得很难了。我会和他们打招呼,问问他们近况如何,但是我不能和他们讨论dota,那样做的话我就是在支持我的对手。任何理性的人都不会做这样不利于自己的事。

  问:你还想和他们打吗?

  答:想啊,不过如果说打职业的话……那就不太想了。当你在不断成长时,你没时间停下脚步,也不会想回到过去。你必须要寻找更强的选手。

  问:所以PR对你来说是过去式了?

  答:一部分来说是这样吧。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当时的PR并没有参加任何国际大赛。或许他们现在更强了吧,但我无法评估。

  问:最后一个问题来总结PR吧。V社官方将复仇之魂这个你们当时一直使用的C位的Carry潜质定义为0,这公平吗?你们当时把这个英雄用得出神入化!

  答:这是我们当时的最强组合,而我在VP时也使用过她。当对手看到VS时他们自然而然认为这是辅助,而我们就能拿到另一个辅助英雄。大哥VS会被我们选用并不是因为她很强,而是因为你想要迷惑你的对手。和其他C位相比她太慢了。她的主要潜力在于在10分钟左右时她能利用大招杀人拿塔。但剑圣这样的核心在10分钟里发育更快,也更加全能。

  问:你怎么看待新版本?

  答:我并不喜欢评价版本,职业选手不能以自己的好恶去评价一个版本。Dota2还是Dota2,虽然我因为改变过多而有点不适应,不过这只是时间问题。

  问:你怎么会成为Spirit的队员的?你有参与队员甄选过程吗?

  答:DKPhobos有一个简单的想法:等到转会期,看看有哪些队员,再组一支队。他有两个主要要求——能够在一起共事,并想要进步的队员。大家都知道,目前对独联体区来说日子并不好过,因为我们没有一支顶尖队伍。在我眼里只有Navi算是顶尖队伍,连续三年Ti前二,Ti4前八。到2015年VP也能算是顶尖,可2016……我觉得独联体区2016年没有一支顶尖队伍。

  当然我们现在有了VP,可这只是一支队伍。看看独联体区整体的水平再加上独联体区和欧盟区分开预选的制度,我觉得我们还是有机会的。

  问:在我理解看来,你承认了在VP踢走Lil和Phobos是个错误,而Phobos很平静的处理了这件事?

  答:我们看待事物的角度并不一样。对我来说这样的经历是有帮助的。如果我犯了我这辈子最大的错误,那我学习到的经验会在未来帮助到我。

  问:“这辈子最大的错误”?

  答:那次转会……我现在并不后悔,因为我更多着眼于现在和将来。当DKPhobos写信给我时,他表达了他对这事的看法:我背叛了他。事实的确如此,我的队友依赖着我,而我也依赖他们。这样做就是背叛。而从我的角度看,我们当时和Lil以及Phobos有了争议,大家对游戏的理解不同,所以我决定走自己的路。在当时看来这只是我的一个选择而不是错误。

  问:但你说这是你“这辈子最大的错误”

  答:的确可以这样说,但是当时这仅仅是一个选择。而现在我明白了我的错误,而这个错误的影响到现在还在影响着我。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如果说“积怨”的话,现在已经没了。

  我是第三个加入Spirit的队员,然后我们找来了iceberg,不过我们也有过其他选项。最后我们和633沟通让他试着打C,最终皆大欢喜。

  问:什么其他选项?

  答:所有其他我们能考虑的对象——illidan,ironman,以及一些其他人。Phobos一开始就找了Vaoskor,所以请其他同位置的队员会很不礼貌。有的人就直接不回复了。比如说我们先聊了聊,然后一起打了几把,一切都进行的很顺利,而当我们问他是否加入时,他就直接无视了我们,没有任何回复。显然我们只能选择其他候选。

178游戏网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