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首页  > DOTA2  > Matuba专访:我们要成为最具统治力的队伍

Matuba专访:我们要成为最具统治力的队伍

DOTA2 MAX 2018-03-03 14:54:08

原文由Michael“Torte de Lini”Cohen发布于Cybersport..

我们亲爱的Michael“Torte De Lini”Cohen在ESL One卡托维兹站现场采访了Liquid的Lasse“MATUMBAMAN”Urpalainen,在访谈中,Matumbaman谈到了上次TI后续的一些事情和对版本的希望,还告诉了我们他的TI奖金花在了哪里。

 

Q:先聊聊你们在卡托维兹站的表现吧。尽管你们没有拿到冠军,但成绩很不错,而且你们在赛事积分榜上排名很靠前。你觉得这次比赛的经历如何?你们有没有学到什么东西?在你们心目中,Liquid还是世界第一吗?

A:啊,我们目前为止从未觉得我们是世界第一的队伍。每个人在TI之后都心如止水,我们不过是碰巧拿到了冠军。

 

Q:碰巧……?

A:对,碰巧,一个巧合。(笑)我是说,我们确实为此做了一些努力。一点点努力。

不过我确实感觉其他队伍对赢下我们如饥似渴。他们特别想打败Liquid。他们每次都好像在说:“我要赢Liquid!”,我的反应大概是:“哦,好吧,我们真的要下功夫才能赢了。”感觉我们在这次比赛里并不是很具进攻性。我们差点就打败VG了,不过在打得时候出现了一些问题。

 

Q:在对其他选手的采访中,他们说VG在接下来的比赛中会是上等马,你同意么?

A:目前他们的确有一点影响打法趋势的意思。就连我们也开始研究是哪些英雄助他们赢得胜利。他们把蝙蝠玩到了出神入化的程度。即使对手在边路选出克制英雄,好像还是没法阻止他。他们的龙骑和电棍也玩得很棒,他们能用这些前中期英雄在20分钟内结束比赛。

 

Q:龙骑现在贼火,你觉得他是不是太肉了?

A:是啊,VG很喜欢选特别肉的阵容。

 

Q:你有没有想过研究一下,多玩玩这些肉核,或者说这不是你的风格?

A:是啊,我们不是很喜欢选。这些英雄有一定局限性,我们不能因为他们很火就选。我们想用自己开发的体系。

 

Q:我有个事一直想问,但是没机会:你用TI7冠军奖金干了什么?

A:我在赫尔辛基(译者注:Helsinki,芬兰首都)市中心买了一所公寓。我还把不少钱用于投资。我没买跑车什么的。

 

Q:所以你还是很喜欢祖国的?

A:是啊,我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在国外定居。也许(在未来会),但是现在不会。我的家人和我所有的朋友都在芬兰。如果离开这里,我会感觉很痛苦。不值得付出这样的代价。我当然能搬到一个让我能赚更多钱的国家,只是真的不值得。钱不是生活的全部。

 

Q:赢下TI之后这么说,真的是。(笑)

A:哈哈,我可以在这说一天胡话,因为我有钱。刚才说的话是不是太虚伪了?我也不知道。我听到有钱人说他们不在乎钱。这听起来很搞笑。但是我还能说啥呢,你懂的。(笑)

 

Q:你在赢下TI7之后的目标是什么?赢下TI8么?这是你现在拼搏的动力,还是你仍然因为对游戏的热爱打比赛?

A:我希望我们能成为Dota2历史上最有统治力的队伍。我们还没做到这点,所以我们还需要更进一步。拿下三次Major冠军应该不错。(笑)不过对于顶尖水平的玩家来说,一直保持动力十足是很难的。不可能永远保持最佳状态。

 

Q:说到保持顶尖水平,我们和Fly、PPD这些人聊过类似的话题,他们的兴趣通常在年纪变大后转向其他地方。不过他们也说起队伍是如何重拾对Dota的热爱的。这种情况在Liquid会发生么?队内气氛是什么样子的?

A:我觉得Dota对我来说还保持着新鲜感。我已经打了两年半职业了。我觉得我们暂时不会出现这种感觉——需要重新拾起对游戏的爱什么的。我们只是保持原来的样子。不过今年的TI临近了,我想我们需要开始勤学苦练,重新开始变强。实话实说,我们仍沉浸在赢下TI7的喜悦之中。不过现在开始我们要变得更强。

 

Q:你的打法风格,从TI7到现在,吃的经济越来越少了。作为一个大哥玩家,这肯定是个艰难的改变。这种牺牲让你感觉如何?

A:这个游戏有三个核心。总有人要牺牲自己。现实是,三路全优是不可能的,不可能每个人都打得很舒服。

 

Q:那可以是你的下一个目标!

A:是啊,三路全优听起来不错。(笑)这样你基本就拿下这盘了。我想我的确做出了不少牺牲,不过我的目标是胜利。但是我在游戏里没觉得自己在刻意做出牺牲,好像每盘都要想“我又要为团队做出牺牲了”。我更像是在尽力找到最理想的胜利方式。

 

Q:你觉得这版本的最理想方式是什么?

A:紧紧抱团。每个人都早早做BKB,做出来之后开始5人抱团推塔,打Roshan,然后在20分钟之内推平。如果你不这样做基本就输了,因为对方的阵容后期肯定会更厉害。

 

Q:你们昨天对阵VG时就出现了这个问题,你们想在20~25分钟时结束比赛,然而没能成功,于是之后的问题变成了“我们怎么杀掉他们啊?”

A:是啊,我们的执行力不够强。我们本来觉得胜券在握,但是丢掉了几次击杀关键英雄的机会。

 

Q:如果没能早早结束比赛,你们有什么办法翻盘么?因为好像无论猴子出什么装备都杀不掉炼金。

A:我感觉完全没机会。我们的出装有问题,比如我拍拍的出装不是最优选。

 

Q:在TI7对LiquidDota的采访中,你提到第二次打TI更加成熟和自信了,因为你更清楚怎么打最好。你能举几个方便分享的例子么?

A:在TI7的时候,我的思维极其清晰。队内的每个人都知道他们的职责。我知道我应该做什么。我完全没有压力,不需要刻意放松自己,我只是做了我需要做的。我们几乎练了每个英雄。我们知道每个英雄的打法,配合和克制关系。所以感觉打起来很轻松。

 

Q:你对TI8或是未来的赛事积分系统有什么期望么?

A:我真的希望明年能少些Major。也许十来个Minor还不错,因为很多Minor对二线队伍来说很有帮助,但是一年十来个Major实在是太多了。

 

Q:你觉得在这个积分系统中,Minor真的能给二线队伍更多机会么?

A:是的,我们可是Liquid,然而还是参加了所有的Minor。(笑)他们并没有明文规定谁可以打Minor。这很奇怪,因为没人能保证能去TI。TI不再直邀队伍,所以肯定要尽可能多打比赛。对于我们来说逻辑是这样的。V社没说会邀请上次TI的冠军,所以我们得在这些比赛中慢慢熬。

这些比赛对于我们来说是很好的练习,因为所有面对我们的队伍都会拼尽全力试图打败我们。这和训练可不一样。

 

Q:你对未来版本有什么期望么?拿Universe来说,他希望多加强劣势路英雄,因为现在的劣单思维太固化了,就那么几个。Fly和Universe想法一样,只不过对象换成了辅助英雄。

A:我不知道,我觉得特定的英雄变化没那么重要。对我来说,整体游戏平衡,拉野,野区,地图什么的比较重要。我真的很希望不能换路。换路毁了这个游戏。

 

Q:什么改动能阻止换路呢?

A:关键就在这里,很难阻止换路。感觉换路真的很蠢,因为当你选了个绝对克制的英雄,比如你看到对面的孽主选了个拍拍,这是绝对克制的。然后你往优势路走对吧?再然后你看到个电棍出现在优势路。最气的是,你明明选了克制的英雄,走了应该走的那一路。

 

Q:而且你没法预知会和谁对线。

A:没错。每个人都在绞尽脑汁地想让对面难受。这个电棍到底会不会和我对线呢?当最后你发现你会和电棍对线,你却不能换路,因为所有人都能tp。你换他们就跟着换。所以这就像在赌博,能不能舒服地对线是一个抛硬币的问题。

 

Q:也许可以降低前期的重要性,这样换路就没那么关键了。

A:也许吧,这是个好方法。在TI7的时候,小兵接触的位置更靠近中间,感觉那时的对线很好。不过之后他们发现没人玩大哥了。现在人人都选线霸,一打一的对线变得特别重要。

178游戏网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