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首页  > DOTA2  > 十人团战九人亡,孤独风中一匹狼——KG.一专访

十人团战九人亡,孤独风中一匹狼——KG.一专访

DOTA2 178整理 2019-07-23 13:20:43

文章转载自MAX+,作者CYCY,如有侵犯请联系删除。

 

 

 

这句从主播口中说出,朗朗上口却又不失意境的话,借着比赛和直播的传播在圈子里迅速传播开来。这也是KG战队的中单选手“一”,第一次走到观众的视野当中,狼哥其人和他的事迹也随之声名远扬。与他的队友“old chicken”被叫做鸡哥不同,狼哥的ID从“荧”到“一”都与狼没有丝毫关系,而这个称号也是来自朋友的号上,他只是觉得“用起来很好玩”而已,但大家还是把这名年轻的中单,亲切地称为狼哥,从当时那个默默无闻的小将,到现在这个将登上梅赛德斯奔驰文化中心的明星选手。

 

 

精彩不亮丽,起落是平常

狼哥,本名翟景凯,山东淄博人。于2017年自EHOME.K开始职业生涯,而后随EHOME.K独立至KG战队。他的生涯也与这两支战队息息相关,除了在18年初短暂加入过EHOME外,其余时间他都将自己的名字与KG紧紧联系在一起。“英气杰济,猛锐冠世!”这句陈寿用在小霸王孙策上的评价,放在狼哥身上也并不不妥之处。生涯不长的他,却有着出众实力,打法凶猛剽悍,自成一派。他自己也对此也颇为认同,“我的打法有侵略性,让自己打的爽,也给团队更多空间”。在刚刚结束的WCG比赛中,来自CDEC的年轻中单XM就将他与Maybe、Ori并列为他心中的最强的三名中单选手,巧合的是,这三名选手都出自本届国际邀请赛的直邀中国战队。而今年,也是狼哥与他的KG战队,第一次踏入国际邀请赛的舞台。“终于不用打预选了,感觉自己松了一口气。”狼哥也坦言KG这次的直邀实在有惊无险。其实,狼哥能够成为一名职业选手,同样有惊无险。

 

 

3月,寒风吹拂下的斯德哥尔摩,KG战队以5-6名的成绩结束了他们的Major征程,这宝贵的积分也让他们在赛季末的积分榜上排在12名,收获了国际邀请赛的直邀。尽管KG的出色表现让人惊喜,但比赛中狼哥的发挥却不尽如人意。“职业选手都有这样一个过程,有时候就会有些没自信,没自己的想法了。”虽然狼哥自己并不觉得那是一场失败,但还是觉得当时自己的状态有所下滑。不过,对于选手的状态起伏狼哥还是看得很淡的,他在自己的职业生涯也一直顺应着自己的座右铭——顺其自然。回顾这个赛季,KG这支战队的表现,也可以算得上是顺其自然,在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期后,开始在比赛中打出状态(布加勒斯特Minor第三、WESG第二),然后在大比赛上拿出令人惊喜的黑马表现(斯德哥尔摩Major 5-6名),并最终在一个赛事上夺得冠军(ESL One孟买站)。这也符合着一个战队的发展、成长规律,自然而然,不得相免也。狼哥自己也认为,“这赛季是我打职业以来最好的一个赛季。”确实,狼哥的职业生涯没有多少大的冠军,但也一直不容小觑,可谓精彩不亮丽,起落是平常。其实不只是他的职业生涯,乃至他目前为止的人生,都是如此。

 

 

古文有云,狼之所向,兽之所在也。这与狼哥在游戏中的打法十分相像,莽而凶悍,总是在追逐猎物。然而就是这样一个打着游戏声音贼大,冲起来不讲道理的选手,在生活中却是完全相反的两个人。沉稳、认真、自律,是他给外人的印象,也是他自己所珍惜的品质。所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每个人的经历都会对他的性格产生各种各样的影响。对于狼哥来说,他的人生中不止一次地,经历了不那么光彩的时刻。

不光彩的旧时光

许多人不知的是,在成为职业选手前,狼哥曾有过一段不为人知的过往。

 

 

成长在淄博的他,距离那个诞生了电击治疗的临沂不到200公里。96年出生的狼哥,在他的初中时代,也是那个游戏被视作洪水猛兽的年代中,接触上了Dota,“感觉自己从没玩过这么好玩的游戏!”,一下子便爱上了这个“魔鬼中的天使”。伴随着游戏时长的增加,他惊奇地发现,自己竟能够跟许多知名玩家一较高下了。在当时的11对战平台中,他经常跟CTY这样的大神进行SOLO对局。就在那时,一个扬名立万的想法在这个15岁的少年心中萌芽。

然而,刚上初中的他如此沉迷游戏自然不会被外界所接受。在刚想打职业的想法萌生后不久,因为沟通的缺失和对游戏的偏见,他的父母将自己的孩子送进了戒网所。“当时,不知道怎么去面对他们,只知道玩游戏。”回想起来,狼哥也觉得如果当时可以跟父母多交流自己的想法,事情就不至于至此。

 

幸运的是,狼哥并没有来到这所‘’知名”的医院

 

幸运的是,狼哥并没有来到这所‘’知名”的医院万幸的是,这所在济南的戒网所中,没有杨教授,有的只是军事化的管理,来消除成员的“网瘾”。然而,这对于一个正处于青涩年华的少年来说,同样不能接受,“在这个地方,感觉自己被限制了人生自由。”被子需要叠出棱角,毛巾要放在脸盆上,牙刷朝同一个方向,强度极大的体能训练……他每天都像个机器人,重复地做着一样的事。“我从来没有想过,世界上居然有这样一个地方,那里的环境是畸形的。”而这样的地方,他却来了两次。17岁那年,他因为“不知悔改”,第二次被送了进来。

“在里面的我,每天都十分迷茫,不知所措。”他也开始思考,自己玩Dota难道只是为了一时的欢乐?自己就不能够像自己的偶像2009那样用实力去征服世界吗?在戒网所日复一日苦行僧般的日子下,他开始将其视为一种修炼,痛苦不仅仅来自肉体,更关乎心灵的磨炼。要走这条路,就得接受这条路上所有的质疑与荆棘。

 

 

再次从戒网所出来,他环顾四周,发现没有一条路适合自己。他没有如父母所愿回归校园,成为一名健康阳光的学生,而是回到了家中。用他自己的话说,“父母觉得我整个人浑浑噩噩,不知道该干嘛,不知道能干嘛,没有找到自己的道路”,在父母眼里,他俨然已是自己放弃了自己,但是他却渐渐明白,与其成为别人期待的自己,不如成为自己期望的人。但父母后来安排他进一所技校,他也并未反对,毕竟他首先要学会生活。正是后来那日复一日的日子,让他清晰了,他这一生,该为什么而奋斗。

他在技校里日复一日地埋头做着机械的工作,似乎成为了父母他人期望的样子,可偶尔抬头的时候,好像已经看到了人生的尽头。是选择平庸地度过被安排好的一生,还是冒险去孕育那棵多年前在心里发芽的种子,早已有了答案。但日渐成熟的他,并不会像曾经那般放纵自我沉迷游戏。他所能做的,就是继续爱着生活,爱着Dota,以此来等待一个机会。一边做着实训工作,一边利用空闲时光在天梯中磨炼自己的技术。那簇在15岁燃起的火苗并没有熄灭,他的内心,依旧炽热。

 

 

背负着沉重的过去前行,就必定会接受成长的彷徨和阵痛。所幸,这一路,他没有放弃Dota,而命运,也没有放弃他。

以梦为马,不负韶华

21岁的狼哥,在技校中打着CDEC大师赛,天赋异禀的他很快便崭露头角。机缘巧合下,他得到了老友CTY的推荐,收到了职业战队EHOME.K的邀请。这一次,在成熟的电子竞技俱乐部的邀请面前,有一份稳定的收入,和技校同样是一份正经工作,他的父母也没有再反对,而是允许他去尝试。你也已是成年人了,要对自己的选择负责才是,要不然一切都将不可收拾。

 

狼哥初登EHOME.K战队名单

 

狼哥初登EHOME.K战队名单可以说,在这样一个电竞越来越受社会支持的年代下,狼哥是幸运的。他的父母认可了电竞这份职业,也终于肯定了狼哥的追求。“每次跟父亲打电话时,他都会滔滔不绝跟我讲Dota,从LGD聊到VP,说得头头是道,感觉比我都懂。”父亲从一点不懂的游戏的人在儿子打职业后,慢慢开始看比赛,也能跟自己分享比赛的见解。然而这其中转变的苦涩,也只有狼哥自己明白。不过对于他而言,成为了一名职业选手已然足够幸运,他终于实现了梦想,实现了那个他从15岁起就有着的梦想,实现了那个历经多次阻挠仍不愿放弃的梦想。

 

 

就这样,在父母和环境的支持下,狼哥的征程开始了。然而职业选手的道路注定也不是轻轻松松的。每日艰苦的训练外加舆论的压力,都让很多小选手逐渐迷失,又太多人尽管有卓越的才华,却承受不住系统训练,而终归将才华支离破碎地挥霍掉。而狼哥在他的职业生涯中,就算再没成绩,也从来没有迷茫过,“可能经历得多一点,就会更成熟一点,不会被心态所影响。”自律的狼哥也少有节奏和绯闻,平日里除了健身锻炼身体,帮助他有更好的状态和体能,其余时间都会全身心地投入到Dota中去。而他所在的KG从来不会被人所轻视。

 

 

TI8预选,几乎所有人都认为KG能够打出预选,但狼哥和他的KG却让人失望了。然而对于一路走来历经磨难的狼哥而言,这一切似乎算不上什么。“看待胜败和状态起伏已经很淡了,这是一个自然而然是事情,但想赢的心是没有改变。这都是一个顺其自然的过程,再打回来就是了。”这样一句话,狼哥说的云淡风轻,但字里行间却又是那么地厚重。确实,这一次,他的眼神是那么地坚定,没有一点点的迷茫。

 

 

今年,狼哥和他的KG卷土重来,而这一次,他们做到了。KG自建队以来,第一次打进国际邀请赛,狼哥也终于能够站上那个争夺最高奖金、最高荣誉的战场。回首过往,这一路上,狼哥总是在逆着风行走,可有梦想相伴,他却并不孤独。

要知道,每个挫折里面都隐匿着一些新的可能,挫折不可怕,沉溺挫折才可怕。之于狼哥,他则将每一次的失利化作了自己的养料。“古之立大事者,不惟有超世之才,亦必有坚忍不拔之志。”虽然说,在Dota2的历史上,打进国际邀请赛不能称作为一件多么惊天地泣鬼神的大事,但是对于狼哥而言,这一步却是脚踏实地的一大步。

从戒网所走到国际邀请赛,这一路,狼哥走得艰辛。不过,狼哥却报之以淡然,他笑了笑,只有一句话从他的心中涌出:“当年能够打Dota,真是太好了。”​​​​

178游戏网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