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首页  > DOTA2  > DAC趣文战报:暴走起太子事败 圣剑出强敌授首

DAC趣文战报:暴走起太子事败 圣剑出强敌授首

DOTA2 NGA 2015-02-13 16:17:57

  却说太子率众叩关,B皇亦御驾亲征,一时间场面上双方名将云集,声势浩大。B皇扫视全场,松了一口气——只见敌方阵中有黑将军,己方营里有二冰将军,不禁感叹八贤王与姚太尉之好意。(注:场上只有这2个人Ti成绩比B皇差)国土军师附耳道:“太子好抓人,善杂技,黑将军往往不能及时接应,我军可从此寻隙。”八贤王亦奏道:“鸭司令不在,需提防芬太傅的精灵体系。白司马你久居太子府,可有良策?”白司马正色道:“包学士与我情同父子,虽自古忠孝不能两全,然舐犊之情天地可鉴。吾皇但可全力遏制黑将军。”B皇但听一句“舐犊之情”,不禁感慨万千,默默删去IO与黑游侠。

  太子府见黑游侠已出场,心中难免一紧,此次魔都大战,太子府黑游侠体系已天下闻名,无数豪强死于乱箭之下。芬太傅云:“此番BP,必是白司马所为,其久居太子府多年,吾等底细他知之甚深,如之奈何?”包学士长叹一声:“罢了,既然他不念父子之情,吾等也不必客气,白司马虽骁勇异常,然所善者不多,吾等逐一ban之,可保无虞。八贤王虽贵为世界第一三号位,然强行转型,必有不适,抢下其近期所长,定有胜算。”太子点头赞许,遂ban掉司马骑士与潮汐司马。恍惚之间,冰元帅顿悟:“不好,太子殿下,前日惜败于大皇子之手,正是放出了蛇身妖女,若B皇如法炮制,怎生是好!”正说话间,芬太傅脸色已变,只见对面阵中,B浑身金光冒起,毛发舒展,双眼泛红,持一长弓在手,身边的二冰将军,也一身黑紫,化身复仇之魂——此乃B皇成名绝技之一。

  太子见众将面有难色,笑道:“人说知子莫若父,谁说不是知父莫若子呢?此番博弈,我已占得先机也。”遂大手一挥,拿下影魔斧王。当是时,八贤王与白司马之人选已是捉襟见肘,众将面色稍解。太子随后又将钢背司马移除,B皇也不犹豫,把火枪蜘蛛皆拉进黑屋之中。登时太子府诸将脸上掠过一丝窃喜,芬太傅喜不自胜,颤声道:“太子爷,他们——他们没有ban司夜刺客。”冰元帅见状,又露慵懒之色,慢声道:“既然如此,却之不恭。但又一点,国土军师其器甚伟,其莱恩沙王犹如外挂一般,长人一截,不可不防。”太子点头称是:“非是冰元帅提醒,几忘了这茬。国土军师,我素有所知,长期与鸭司令为伴,其莱恩不在鸭司令之下。只是~不知其器甚伟,却是多大?”冰元帅闻言,也不做声,拿出9寸来长一马来香蕉在手上摩梭,众人皆肃然。于是莱恩亦不再场内。

  国土军师见状,沉吟半晌,嘿然一笑,拿出药罐和收音机,放入凤凰传奇的磁带。太子府果然是年轻锐气,刻苦钻研,BP针对白司马,想必场内定要针对八贤王,只是可惜——想到此处,国土军师轻叹一口气,这一切都要有个大前提,那就是,面对的不是B皇。想来接下两手准备,定会让太子府猝不及防。

  包学士眼见对面国土军师与二冰将军的组合,了然于胸,欠身对太子说道:“太子爷,吾皇定是要针对于我,可早做准备。”芬太傅闻言一笑:“包学士宽心,我保你无事。”说话间已带上花冠,肋生双翼,飘起至半空。而冰元帅也化身司夜刺客,准备针对B皇。太子府众将皆大欢喜,唯有黑将军疑虑重重,嘴里嘟喃着:“BEAT?BIG?……”太子轻抚其背:“I will get someone without these problem。”

  阵中如今只欠八贤王与白司马司职之位。B皇自忖如此,点出雷神,以目示八贤王。八贤王突然拜倒在地:“老臣惭愧,方才大梦咋醒,至今半人尚在梦乡,包学士少年英雄,素以对阵凶猛著称,臣乞镇边路以避其锋芒。”国土军师闻言大惊:“万万不可啊,太子名四实一,司职斧王必然钻野发育,吾配出此阵,正是为了压制包学士与黑将军。若八贤王边路迎敌,那举凡禁军阵中,能与包学士一战的便……”“只有朕,能与包学士一决高下”B皇似早有意料,泰然道:“八贤王屈尊来投我,本次魔都大战已经是殚精竭虑,身先士卒,连日操劳,朕亦于心不忍,且包学士人称天才少女,作风果敢,操作细腻,昔日在我麾下不得一战,今日有此良机,朕亦得偿所愿。国土军师不必多言。”国土军师眼见如此,也只能长叹一声,ban掉黑将军的敌法师。这敌法师虽是吾皇成名利器,然黑将军自小仰慕B皇,以B皇为榜样,勤加苦练,终成一代名将,初来天朝之时,B皇赐名首字母B以资鼓励。

  太子随后移除司马技师,双眸放光,从身后拿出一柄巨斧,与往常有所不同,斧锋成流线型,上带锯齿,周围自带一股杀气,微微发出黑光,旁人皆不敢直视。冰元帅赞道:“久闻太子乃高帅富,果然府中典藏珍宝,竟有蚩尤斧在此。”原来此斧乃是昔日轩辕帝大战蚩尤之时,蚩尤所有,集天地之邪气,汇万灵之怨念,乃是斩皇之斧,然最终轩辕帝乃天命所归,蚩尤战败身死,蚩尤斧亦不知下落,辗转数千年,竟在太子之手,想来太子寻访多年亦是煞费苦心。

  白司马池中英雄已剩不多,只得拿出大空假面。太子府众人不免窃笑,高声喊道:“白司马,今日若不空大数回,恐有辱你一世英名啊。哈哈哈哈。”而黑将军则舞起双斧,化身巨魔战将,嘿然一笑,拿起随身带的记事本,把BIG一词划掉,戴上了耳机,听起了MJ的“beat them”。

  双方阵容已定,立马捉对厮杀。下有国土二冰追打冰元帅,上有芬太傅弹压八贤王,双方你来我往好不热闹。却说今日的芬太傅,一身白袍长裙,头戴花冠,后生双翼,浮于半空,面若冠玉,唇若涂朱,杏眼含眸,竟有几丝妩媚。那八贤王一眼望去,端的觉得这身材姿态有8分神似昨晚的岭南佳丽,正欲靠近端详,不提放芬太傅又来了一发,打的八贤王倒撞于地,送出一血。禁军各部心中一紧,原来昔日若白司马怒送一血,泉水指挥,往往能化险为夷,轻松取胜,而八贤王素来沉稳,向来不涉险,今日竟送出一血,可见太子府此次来势汹汹,势在必得。中路包学士亦是凶狠异常,甫一开场就咄咄逼人,B皇亦只能勉强稳住阵脚,国土军师不敢怠慢,携二冰将军杀来中路,以三敌一,拿下包学士,却不提防芬太傅与太子拍马杀到,国土军师与二冰将军皆折于败退路上。而八贤王再次沉醉于黑将军的“直升机飞斧”表演,又被打回泉水,心中还想着,直升飞机,终究是欧洲人玩的溜啊!二冰将军急于挽回局势,在丛林设伏,却被芬太傅撞破,惨遭围杀。八贤王为避黑将军锋芒,欲伏于茂林之中,却被等候于此的太子斩杀。

  一时间,禁军大败亏输,而太子则是如鱼得水,支开冰元帅,独自带起一路大军。眼见太子孤身一人,禁军三人齐出,白司马祭出绝技,高唱:“冻结的时间,冻结注定那一天。”将太子定住,国土军师与二冰将军赶上欲拿下太子,却不料那魔器蚩尤斧竟有如神助,连连旋起黑风,直接将白司马斩翻,冰元帅亦赶到,定住二人,太子左右开弓,蚩尤斧嗜血不止。

  白司马见太子如此英雄,不禁想起当年自己意气风发,以一敌三,反杀一人,更是留下名言:以三敌一,反遭败绩,还有何面目立于天地之间?今日自己亦有此拙劣之作,甚是羞惭,咬牙写下血字:今日绝不空大。

  B皇端坐帐中,探马接连带来噩耗,不消片刻,太子已连斩9人,势不可挡。B皇望着窗外明月,竟带有一丝血色,叹了口气,只身走出大营。

  “报!皇上一人在下路带线!”探马飞奔进营,拜倒在地。太子府诸将闻言,面有喜色,摩拳擦掌准备出发,却被太子拦下。

  “我一个人去。”太子傲然道:“徐家的天下,我要亲手去拿。”

  “父皇,事已至此,儿臣恭请父皇逊位!”B皇正在带线,但听太子高声疾呼,却不见人。

  “吾儿,朕就在这里,你想要的东西,就过来拿吧,何必躲躲藏藏。”B皇轻轻一笑,一个分裂箭又收掉3个步兵。下一秒钟,太子早已闪到面前,举斧便砍,却没想到B皇更是棋高一着,太子的动作凝在半空,脚下生根了一般,一到石纹从脚下蔓延至全身,瞬间便动弹不得。B皇摔杯为号,塔后转过白司马与国土军师,大喝一声,拿下太子。

  “放他走。”B皇一边补刀,一边说道。“可是皇上……”白司马欲言又止。

  “放他走吧。”B皇喝了一口水。天下皆知,B皇喝水的时候,是谁也不能抗拒的。

  太子负伤逃回,众将急忙接应。芬太傅奏道:“太子殿下,虽说折损了一些,但是八贤王今日形同梦游,包学士无解存在,黑将军free farm,我军仍有天大优势,可速推!”

  彼时包学士身怀不朽神盾,太子府兵强马壮,开赴禁军高地,只见B皇一人在二塔高台上补刀。“太子殿下,B皇如此,必有埋伏。”芬太傅奏道:“B皇一生不曾弄险,此等卖淫式走位,定有蹊跷。”“太傅多虑,兵法有云,以正合,以奇胜,若是正面交锋,纵有十面埋伏,吾何惧之有?”话音未落,便是一个闪耀跳至B皇身边,却被B皇以诡异的身法躲开,但太子府众将全力上前,还是全力将B皇打垮,顺势鼓噪上前,正欲入侵二塔,人群中飞出一个白司马,一招冻结时间罩住四人。B皇亦重回战场,一招飞沙走石,瞬间太子府诸将化为石像,国土军师开足音量,放起了最炫民族风,当场格杀太子与包学士,冰元帅也在乱军中被白司马怼倒在地。包学士即使有不朽神盾护体,也挡不住禁军的攻势,太子府大败而走。

  太子收拢败军修正,探马来报:“B皇正在farm。”

  “再探再报!”一炷香后——“报!B皇还在farm!”

  “再探再报!”太子沉稳的脸上终于流露出了浮躁,从小他便听说过一个父皇的传说,只要B皇还在farm,就有翻盘的希望。

  “报!黑将军带线被抓!”pia!太子一斧劈烂指挥桌:“不等了!推!”

  然自以为有暗夜掩护的冰元帅却再次被白司马抓住,死于国土军师的最炫民族风之下,包学士与黑将军赶来支援,却再次被B皇变成了兵马俑,即使语言不通的黑将军也抵挡不了最炫民族风的威力,含恨倒下,这再一次证明,音乐是没有国界的。此战过后,太子府局面上再无优势可言,众将也默然不语。

  “爸爸,爸爸,我们去下路刷,有你在就天不怕地不怕。宝贝宝贝,有优势就要推,ALLIN没有下次机会。”不知为何,B皇突然想起了教三皇子唱歌的场景,回过神来,国土军师拱手立于帐前:“吾皇,时不我待,是时候反攻了。”二冰将军使出一招诡计之雾,众人皆没于 阴影之中,独有B皇昂然带着兵线前进。冰元帅抢先一个化功大法,抽走B皇法力,芬太傅急忙放出战术核弹,却被二冰将军一招移形换影,救走B皇,太子晚到一步,再次被B皇变为石像,但见空气中弥漫着狂龙般的箭气,冰蓝的箭雨铺天盖地而来,太子府众将未曾动的半步,就做了刺猬,倒在尘埃之中,黑将军幸免于难,却心生怯意,只身逃走。

  “太子殿下,事急矣,我们走吧!”芬太傅苦劝道。

  “我不走,我是徐家的人!从不后退,不管对手是谁!”太子咬牙再次扑向B皇,却不曾想B皇圣剑出鞘,只一合,便被砍倒在地。“太子已败,降者免死!”白司马高声喊道,一时间两军将士纷纷放下武器。

  “今日,朕甚为尽兴,太子府良将辈出,朕心甚慰。”B皇此言一出,在场诸将皆愕然不语:“外敌来犯,太子府与禁军操练备战,朕颇有所得。诸位皆有功,朕自有封赏。今后当好好辅佐太子,成大事。”

  太子府诸将闻言面面相觑,不知所措,芬太傅急忙拉诸将跪下,高呼:“谢吾皇恩典,臣等肝脑涂地,不足以报之万一!”

  “吾儿你来。”B皇唤道。太子呆若木鸡,不自觉到了父亲身边。

  “这天下万物,便是给你抢了去,你也不过是B皇二世,而非FY GOD,你可明白?”B皇笑道。

  太子猛省,拜于地:“谨遵父皇教诲。儿臣这就回去准备,迎战敌酋。”

  “如此甚好。”B皇迎着夕阳,将手中清水,一饮而尽。众人见之,如临神迹,跪倒一片,山呼万岁。(待续)

178游戏网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