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首页  > DOTA2  > 浅谈下赛季DPC新规:这是最好的时代 也是最坏的时代

浅谈下赛季DPC新规:这是最好的时代 也是最坏的时代

DOTA2 178整理 2020-02-28 02:39:30

  经过了三个月的调整与协商,早在去年11月就浮出水面的DPC新赛制终于在今年的2月26日与观众们见面。鉴于“自我打脸”是V社的传统,所以这项新规在未来的几个月中还存在着修改的可能。而在本篇文章中,我们将依照2月26日发布的消息为准,详解新赛制产生的影响。

  杯赛变联赛,是大势所趋也是迫于无奈

  整个赛制改动中最大的动作,就是用区域性联赛取代了过去的预选赛和Minor——Major当然还有,形式上则回归了TI5后的“一年三个特锦赛”,奖杯也沿用了那个年代的“鹰歌弓,神秘法杖与掠夺者之斧”。至于新的联赛规则,尽管看上去比较复杂,但理解起来并不费劲。

  全球六大赛区的安排保持不变,每个赛区共有16支队伍投身联赛。第一季度的联赛始于TI10结束后,届时,V社将根据过往成绩对每个区的队伍进行实力排名——排名靠前的八支队伍参加甲级联赛,排名靠后的八支队伍参加乙级联赛。每季度的联赛共持续六个星期,甲级联赛排名靠前者将获得晋级Major的资格:第一名晋级Major淘汰赛、第二名晋级Major小组赛、第三名晋级Major外卡赛、中国区和欧洲区的第四名也将晋级Major外卡赛。

  决出晋级名额后,乙级联赛的前两名将参与“升降级赛”,与甲级联赛的“吊车尾”一教高下。最后,乙级联赛排名垫底的队伍会直接出局,海选赛晋级的队伍将取代他们的席位。值得一提的是,为了避免欧洲队伍跑到南美打比赛,每支队伍在赛季开始前都必须事先声明自己属于哪一个赛区——声明也不是随心所欲,需要三名或以上的队员居住在所参加的赛区。此外,如果有队伍想在下一个赛季更换赛区,那就必须从海选赛开打,一步一步向上晋级。

  从15年到20年,V社搞杯赛制搞了整整五年,为什么会在当下这个时候转向联赛制呢?回顾历史,早期的特锦赛制度曾引发过重大争议——比赛组织方指责V社垄断承办权,职业队伍则认为每年的TI邀请是黑箱操作,玩家也被“一年三个本子”搞得不堪重负。来自三个方向的压力让V社不得不在17年做出改变。先是取消“特锦赛”,把Major下放给第三方组织者;接着取消“TI邀请制”,采用严格的DPC积分;最后是将“特锦赛令状”替换为订阅制的“DOTA PLUS”。

  然而,上述三个“看上去很美”的操作在过去的两年中却引发了更大的问题——下放Major,一是让比赛数量暴增(下一赛年出现了一年9个Major的奇景),职业战队连轴转,选手苦不堪言;二来让GESC这种“骗子机构”有了可乘之机,赢了冠军的队伍分文未得。至于DPC积分制度,在初期还略有成效,但没过多久,曾经的Major之王就找到了DPC的漏洞,最终用以逸待劳的方法达成了双冠王的成就。最后,且不说DOTA PLUS的订阅量一路走低,就连我这样始终订阅的玩家也开始对DOTA PLUS的效果产生怀疑。总而言之,V社的计划以失败告终。

  综上所述,从杯赛制转向联赛制就成为了下一阶段的最优选择。一是因为联赛制在电竞领域有成功的先例可循,二是受V社直接控制的“特锦赛”肯定比Major更加靠谱。最后,因为联赛的持续时间极长,如果V社能与广告商通力合作,应该可以弥补过去两年因为玩家数量下降造成的损失。和标题说的一样,新赛年的改制既是大势所趋,也是迫于无奈。

  “草台班子”或成历史,TI再无海选神话

  新赛年,另一个引发了激烈讨论的规定,就是取消了每年的TI海选——选拔方式改为直邀12支DPC积分最高的队伍,再加上六支赛区预选队。这就意味着每支参与TI的队伍都必须按部就班地从联赛打起,意味着我们再也看不到“固体”的表演。尽管不排除某些队伍(OG)有实力在赛季末完成四连跳,但这个改动的象征意义远大于它的实际作用。

  十年前的TI1,等于是用一百万美元砸出了电竞的新篇章。对于当年的网吧少年而言,TI是一个足以改变命运的机会,而海选则是追梦的开始。如果你对过去几年的TI非常熟悉的话,应该会发现一个在其他电竞项目中非常罕见的现象——每年的TI淘汰赛都有黑马横空出世,而他们的人气甚至会高于传统强队。举例而言,就譬如TI6的MVP、TI7的帝国。这个现象说明,观众们其实是乐于看到“草台班子”暴打“正规俱乐部”。但随着资本的涌入,规范化和精细化是一股不可阻挡潮流。回顾TI9,除了汉堡猫之外的17支参赛队伍都与“草根”二字没有任何关系。那个野蛮生长的时代结束了,选手、俱乐部和赛制都有必须变得更加成熟。

  欧美久旱逢甘霖,黑暗DOTA彻夜狂欢

  因为中外DOTA在基层构建上存在着根本的不同,新赛制产生的影响也不能混为一谈。就国内而言,尽管大部分文章都一直避而不谈,但不可否认的是,国内二三线俱乐部的重要谋生手段就是在拼"演技"。新赛制出炉后,许多玩家在第一时间直接指出,“如此密集的次级联赛就是黑暗DOTA的狂欢,说不定八支队伍里的五支都受Lin神的支配”。如果按照这个剧本发展下去,到时候观众讨论的重点就不是谁输谁赢,而是谁真谁假。考虑V社一向“放任自流”的态度,监管自然是不可能监管的,交给赛事组织方又不放心,只能“无为而治”。其实不止是在中国区,东南亚和独联体的比赛中也频频出现让解说们尴尬到无法自圆其说的时刻。实话实说,我觉得次级联赛未来的发展不容乐观,除非有真正意义上的"监管"者进入。

  正如硬币都有两面一样,新赛制固然会成为某些俱乐部发财的温床,但对于欧洲区和美洲区的三线选手来说,却是一个极好的机会。因为这三个区缺乏俱乐部的强力管制,选手们还处于自由组队的阶段——直到被OG相中前,Topson一度依靠芬兰的低保过活;加入Mski之前,Nikobaby一直没有收入来源。更加可惜的是,像Ace在15年组建的丹麦熊和Nisha效力过的那支Let's Do It,都是因为资金问题没有坚持到最后。此外还有美洲区的路人王,包括许多巴西人和中国留学生,他们的实力完全够打职业——一是缺钱,二是没有机会。新赛年的奖金分配对于他们来说可谓是“久旱逢甘霖”,联赛制度也有助于他们正式开启自己的电竞生涯。

  “小作坊”分身乏术,第三方生根发芽

  文章的最后,我们还是要来开阔一下视野,看看V社在DOTA2之外的两个动作。首先,V社目前的重心自然是即将发售的《半条命:艾利克斯》。经历了A牌的惨痛教训后,这款VR独占大作的成败是V社能否重新树立信心的关键。其次,DOTA霸业也在最近结束了测试阶段,开启了全新的第一赛季。一向被称为“小作坊”的V社真的有能力同时驾驭三个项目吗?我深表怀疑。参考DOTA2“越改人越少”的近况,我认为V社的全线出击恐怕会收获一个尴尬的结局。

  不过,就像游廊里的自走棋让DOTA2回暖一样。就算官方赛事惨淡收场,可能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正所谓“否极泰来”,V社的一系列改制最终可能会反向促进第三方赛事的繁荣。以隔壁的CS:GO为例,ESL旗下的IEM、EPL和ESL One越办越火,“Intel大满贯”削弱了Major冠军的价值,BLAST也在今年突然发力。的确,新赛年紧密的赛程是对第三方的一次扼杀,但是在TI11到来前,奖金下跌的事实会让V社意识到问题出在哪里——因为TI,DOTA2成为了全球最知名的电竞项目,但也正是TI的高奖金阻碍了DOTA2的发展。

178游戏网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