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首页  > DOTA2  > MoonMeander专访:V社的步子迈得太大了

MoonMeander专访:V社的步子迈得太大了

DOTA2 178整理 2020-03-11 05:18:12

  刚刚过去的SLi S3基辅Minor里,CR4ZY完成了他们的首秀,这支由EE建立的队伍Fignting PandaS在来基辅前,被前CS:GO俱乐部CR4ZY的收购,VPEsports在Minor开始前采访了他们的辅助选手MoonMeander,聊了聊关于最近EE和Sneyking离队的事,还有他对未来北美二三线环境的展望。

  MoonMeander你好,感谢你接受我们的采访,参加这次基辅Minor的感受如何?

  我们很高兴,我们也没什么压力。因为我们刚刚失去了两位选手,带着两个替补来打比赛。在零压力的状态下比赛很轻松,因为我们对这次比赛毫无期望。

  能跟我们说说EE和Senyking离队的事吗?

  一切发生得很突然,很出人意料。简单概括就是,他们俩被C9挖走了,但是他们直到最后一刻才告诉我们他们要走了,导致我们要在来基辅前火速找到两个替补。害,这么做一点都不职业。

  你们是如何决定让KheZu和Skiter来做替补的?

  我和KheZu是老交情了,我们在打HoN(超神英雄)的时候是一个队的,然后Skiter是Bryle的朋友。我们发现要找两个替补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找两个朋友来打打,找我们熟悉的人来打。

  你们在来基辅之前刚刚被CR4ZY签下,一个克罗地亚的俱乐部,你能跟我们说说前因后果吗?

  整个过程蛮长的。我们一开始和Evolved Talent Agency(一个电竞经纪公司)合作,Ryan Morrison是我们的经纪人。整个收购流程差不多都是他们帮我们打理的。当然,这肯定是收费的。我们和Evolved Talent签约,让他们来代理我们和CR4ZY谈判,所以我们自己就不用出面了。我相信这是未来电竞选手都会选择的方式,这也是最不累人的做法。你总会需要雇一个律师的。

  CR4ZY是一个欧洲俱乐部,那你们下一轮的DPC预选会在哪里打呢?北美还是欧洲?

  我们会在北美打。我们有三个加拿大选手,我们的教练也来自温哥华。所以,如果有加拿大的Dota2粉丝的话,请大家支持我们!

  我猜EE应该是原来你们队里声音最大的那个,大部分时间都是他来拿主意。那现在他走了,谁坐上了他的位置呢?你们的队内交流如何?

  交流少了点并不一定是坏事,某种角度来说反而更安稳,更少混乱的交流了。我现在话比以前多了,但基本是看各自分工来的,看分工来决定听谁的。

  你们在小组赛的第一个对手,Gambit,你觉得他们强吗?

  Gambit都是高分选手,他们的队长,fng,很厉害。他们目前唯一的弱点就是最近gpk和VP的转会风波。我能确信他一会儿走一会儿留的做法会给队伍带来伤害,不过我知道俄国人心理素质都很好,这种事对他们来说不算什么。

  你们现在是有俱乐部支持了,但在这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你们没有任何赞助商,这在北美还是挺常见的。你觉得明年DPC改革之后会给二三线队伍带来稳定性,并有更多的机会找到赞助吗?

  我觉得现在北美的实力差距相比其他赛区非常大。北美的一线队只有EG一支,Chaos大概算半个一线,二线队就是我们和Business Associates。问题是再往下的队伍就连三线队都算不上了,我觉得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是当前V社的机制导致的:如果你预选只打了第五,那就没钱拿。如果不能获胜,队伍和选手付出时间、精力和金钱来打线上的预选赛,结果却是颗粒无收。现在很多游戏都在效仿联赛制,我真心觉得联赛制会让北美二三线队伍的环境好起来,只要有了奖金,大家就会更努力去比赛,更少乱七八糟的节奏了。

  不过,我觉得在北美搞16支战队的做法是错误的。如果一定要定个数量的话,我会说6支上级联赛的,6支下级联赛的队伍。事实上我认为南美和独联体区也可以这么做,然后把地区联赛多出来的奖金放到Major里去。Major的奖金池太浅了。别误解我的意思,我是真的相信V社改革的方向是正确的,但是一上来步子迈得太大了,你懂吧?

  你说你自己在这次Minor里没有压力,大家对你们也没有任何期望,那你们来这次Minor的目标是什么呢?

  现在我们期望能建立队员之间的化学反应,增加彼此之间的经验。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这个队等于是刚成立,给一个刚成立的队伍过高的名次期望是不好的。当然,如果我们打得好当然很好,但如果我们打得不好也不要伤心和失望,这种想法是不好的。实话说,如果我们垫底出局队友很伤心的话,我反倒有点失望。

  谢谢你接受我们的采访,祝你们在CR4ZY的征程有好运,也祝你们的新阵容好运。

  谢谢。

178游戏网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