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首页  > DOTA2  > Gambit.Shachlo采访:感谢父母没有阻止我追梦

Gambit.Shachlo采访:感谢父母没有阻止我追梦

DOTA2 178整理 2020-04-10 13:53:10

外媒VPEsports在近期采访了Gambit的选手Shachlo,了解了他是如何从第一台游戏机“Dendy”踏上DOTA2职业选手之路的,了解他在生活与DOTA生涯之间的取舍。以下是采访原文:

Q:可以简单描述一下您的游戏生涯吗?

A:行至今日我人生绝大部分时间都给予了游戏,其实我的童年与绝大多数人无异,街头晃荡、骑着自行车飞驰、放火烧各种垃圾、建筑工地周围玩耍而这一切都因Internet的出现改变。从Dendy开始(俄罗斯第一款游戏机,仿造NES的游戏机)然后世嘉Sega再到电脑,随着Internet的普及开来出现的天堂2我正式踏入了电脑游戏的世界。

俄罗斯Dendy游戏机

Q:您还记得第一次打Dota的经历吗?

A:我至今都记得那一刻,我和朋友们去网吧。虽然我不记得我们为什么坐下来去打Dota,但我们那时玩着各种类型的RPG地图,而第一次玩的英雄是魅惑魔女,我试图拆掉一塔但它并未被摧毁,我还记得当时我在买合成卷轴。

Q:嗯,好吧!这是每个新手成长的必经之路,犯些错误无可避免。您还记得是哪一年吗?

A:我记不太清了,但我知道在我玩了大约六个月后幽鬼作为新英雄添加到了酒馆当中。(幽鬼是2006年3月15日添加到DOTA当中)

Q: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您是在2013年首次亮相于职业舞台的,或者更早?

A:我不记得了!(笑)

Q:您什么时候开始认为自己是职业选手的?

A:我至今未觉得自己是职业选手,我意识到我很喜欢游戏并且我也努力争取每一场游戏的胜利。

Q:根据一般定义,专业人员是指因从事某种工作而获得收入的人。您何时通过DOTA收获第一桶金的?

A:好像是M5杯,我和Solo、Xi一起取得了亚军,虽然那时候我们还是籍籍无名的小喽啰。

Q:您何时获得人生当中第一份职业合同?

A:2014年当我为Power Rangers效力时!

Q:那你的工资是多少呢?

A:500美元,但我知道我的队友薪水比我更高。

Q:队友的工资高于你,这会不会让你多想?

A:确实让我挺纳闷的,我后来与经理沟通过这个问题。他表示:“如果你打得更好,肯定会有更多工资。”那时候我确实表现的有点强差人意,不出意料的后来我被踢了。我根本不像在打职业比赛,而是像在找乐子因为我只想玩我自己想玩的英雄......

Q:拜托!请告诉我你在Gambit肯定不会这样!你是何时才开始改变这一坏习惯的?

A:当然!我肯定现在不会这样。当经历过这些挫折后,在我从PR再到HR然后跑到Flipsid3最后当从Effect开始我逐渐有了变化,我开始更认真的去打好比赛。虽然我很享受在Effect的日子,虽然那时还存在其他问题例如心态问题等,但至此开始我更加的努力训练和职业化。

职业选手的成长是一个通过经历循序渐进的过程,这并非昨天我还仅仅为了个人享受而嬉笑游戏,明日便认真努力训练,而是当意识到自己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在游戏上使自己可以获得更优异的成绩。

Q:您是否曾有过在打DOTA2时又兼职另一份工作的经历?

A:当我和Xi和Solo一起玩的时候,我便在汽修公司工作,工作内容是发动机检修。我感谢我的父母并未阻止我追求梦想,因为我的薪水足以养活我。

Q:您有大学学位吗?

A:不,我没有。我有过几次失败的大学经历,这导致我对于校园生活十分的沮丧,以至于难以完成学业。

Q:您喜欢与汽车打交道吗?现在还可以胜任对于汽车发动机的检修吗?

A:当然可以了!我当然会从事一份我喜欢的工作了!(笑)

Q:冒昧的问一句,在为Gambit效力之前,您最好的锦标赛成绩是在HellRaisers期间取得D2CL亚军吗?

A:事实上我认为俄罗斯杯的含金量是高于在线锦标赛的。我不记得有关D2CL赛事的事情,但我对2018年俄罗斯杯有着深刻的印象。

Q:直至2018年,您在职业赛事当中战功赫赫。但是您为什么始终没有固定的队伍?

A:如果没有俱乐部的存在,很难以自由人的身份活动于CIS赛区。当你的队伍取得了一定的成绩后,总会有人将你队友挖走,这也是您会经常看到队伍名单时常变换的原因。

Q:是否我可以理解为,大鱼吃小鱼的适者生存。当你效力于不同的队伍时,你的薪水足够维持生计吗?

A:其实在财务上我很紧张,吃饭没问题!只是生活的并不宽裕而已。

Q:足够付房租吗?

A:我有我自己的房子。

Q:你很幸福了!您最糟糕的时期是什么时候?

A:大概在2017年到2018年吧。2017年9月开始我为Comanche效力,碰巧的是他们无力支付薪水,最终有人收购了Comanche并且许诺一些资金方面的承诺,但我们从未拿到过这笔钱。后来因为俄罗斯杯奖金导致的Gambit的薪水延迟了一段时间发放,在我离开Effect加入Singularity之前这段期间我活的异常窘迫。

Q:所以这大约有一年半的时间,您是否考虑过放弃职业生涯?

A:是的,我曾经想过。

Q:是什么最后让你坚持下来?

A:当投入DOTA的时间越多,你就会发现它越有价值。如果单纯的放弃它,而你也意识到为此已经花费了生命中最美好的时间,你又怎么舍得浪费掉这段美好的时光呢?

Q:您是否曾为玩DOTA能获得什么而迷茫过?

A:不,怎么可能?从始至今我最多休息一两周,DOTA绝对是我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Q:当您被Gambit看中后,您感觉到惊讶吗?

A:非常惊讶!Singularity之后,我已经打消被优秀的队伍挑中的念头了。我已经做好直播的准备了,我以为打电话给我的人是不希望因为我还年轻就去直播而联系我。

Q:Nix(HellRaisers选手)在采访时表示:CIS赛区队伍在参加DPC积分赛事预选赛时心理压力非常大,因为只有两个出线名额,而这两个名额绝大多数时候是Natus Vincere和Virtus.pro的囊中之物。您是否与Nix有着相同的想法?

A:说实在的,我认为我比那些努力争取Major的选手还要难受。我不得不为了进入预选赛而奋斗,如果通过了预选赛后不能有着良好的表现,往往我们需要面对努力过后心血付之东流的心理崩溃。

Q:许多选手,尤其是年轻的选手经常在采访中表示:“我要高举TI冠军神盾”。您是否考虑过有关于有一天赢得“冠军神盾”吗?

A:没有。

Q:但您必须相信自己会在职业赛事上获得胜利。

A:我相信自己。

Q:当Gpk离开后你们的处境并不好受,您什么时候发现Gpk将会重返Gambit的?

A:我想我一直都知道他会回来,从gpk离开的那一刻起,每天我们都会保持联系。尽管这一切都出于他的决定,但我要尊重他的选择。当时我认为他有95%的几率会重返队伍,他年轻又冲动,他只是犯了错误,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就好了。

Q:队伍的目标是取得TI赛事的名额,但如果谈论个人目标,那么在30岁之前您为自己设定的目标是什么?或者对您重要的目标是什么?

A:对我来说这个问题有点奇怪,我对于时间概念相当模糊,我甚至分不清今天是星期几。

Q:您是每天都要处理好一切事务的人吗?

A:是的。

Q:年龄对于职业选手是问题吗?

A:绝对不是。

Q:在您看来,谁是现在最好的3号位选手?

A:我想zai必须榜上有名,zai、9pasha、iceiceice他们三个吧。iceiceice在我眼中就是神一样的选手,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如此久的职业生涯当中,他表现的仍是如此优异。

Q:您认为是什么把您和那些顶级选手区分开来?

A:成绩。

Q:那么最后一个问题了!线下职业比赛生涯这么久了,您最喜欢的版本是什么?您最喜欢什么类型的英雄?

A:我并不喜欢线下比赛当中使用Carry类型英雄,我认为Carry型英雄身上的担子太大了。Carry型英雄不能为团队拉扯好足够的空间,我更喜欢可以拉扯空间的团队型英雄,为团队而生,为团队而死,另外我比较喜欢适合2v2或者3v1的英雄。

178游戏网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扫码关注我们